人民网

“人工智能艺术”为何引发争议?

据《日本经济新闻》报道,人工智能AI)技术已经开始涉及创作活动。

日本微软公司衍生企业Rinna开发出一项技术,人用日语向其描述想法后,AI可以据此进行相关艺术创作。时尚、内部装饰、设计之类的创造性工作将有可能由AI替代。

“位于北极的日本京都”、“和服的数字艺术”、“虚拟现实(VR)的世界”等等———用日语输入这些富有创意的语句后,AI就会生成令人联想到这些语句的图像。

技术进步

Rinna的技术是使用图像处理半导体(GPU),让其学习日语词汇与图像的1200万个配对,使其能够判定日语词汇和图像的匹配度。

将这种AI技术与制作图像的功能相结合,重复数百次生成图像以增强匹配度后,便能制作出符合语句内容的艺术形象。

这样的技术将来有助于时尚用品和室内装饰等设计。例如,即使制作者没有最初的明确想法,但如果模糊地用语言表达出来,就能制作出符合想法的插画,进而有助于设计的自动化。

Rinna的研究与数据经理泽田庆说:“希望通过公开这个模型,进一步活跃(企业等的)社群。”

精通艺术的东京都练马区立美术馆馆长秋元雄史说:“把想象的东西变成画或照片,从广义上可以说是艺术和创作活动。”

他表示,“AI的有趣之处在于,它可以创造出现实中没有的虚构画面,以前是人类才可能做到这样。今后这一分水岭将逐渐消失”,但“判断作品价值的是人类,创造性的主导权掌握在人类手中”。

人工智能涉足创作领域的原因在于,这一技术取得了飞跃性进步。

开放人工智能公司(Open AI)开发出了语言人工智能“GPT-3”,能生成像人类所写自然流畅的文章。

这种使用大规模数据进行训练、具有各种用途的高性能人工智能被称为“基础模型”,潜藏着为现有产业和商业模式带来革新的可能性。

Open AI使用GPT-3的语言人工智能技术,从2021年开始将其应用于从英语语句生成图像的人工智能上,把语言和图像关联起来进行研究。

7月,Open AI以注册制方式公开了AI的最新版本,生成的图像也可用于商业用途。它可以有多种实用方法,如根据英语的指示加工出实际的图像等等。

开发语言人工智能“BERT”的谷歌公司也于5月公开了能根据英语语句制作出符合其内容图像的人工智能。

其特点是忠实地再现细节描写。它可以根据“在院子里弹吉他、戴着牛仔帽身穿红衬衫的熊猫油画”等具体指示来制作图像,还可以把熊猫变成波斯猫,让它坐在滑雪板上而不是弹吉他。

也有能直观制作图像的AI。一家公司公开了只要在电脑上画出大致草图,就能制作出像照片一样风景画的人工智能。能将线条和涂抹笔触转换成飘浮在空中的云朵和旺盛生长的草木等。

运营插画的网站pixiv和人工智能开发公司Preferred Networks(PFN)合作,尝试向出版社等提供自动为漫画人物着色的服务。只需准备一份着色样本,AI就会根据样本分辨出头发、衣服、背景等的位置并进行着色。

PFN还提供可用人工智能生成卡通形象的服务。其特点是不仅可以生成脸部,还可以生成上半身,并自由设定其面部表情和头发的颜色等。8月时这一技术就可用于视频播放、游戏角色、CD封面照片等商业用途。

作弊指责

另据美国《纽约时报》网站9月2日报道,今年,科罗拉多州博览会的年度艺术竞赛颁发了所有通常类别的奖项,包括绘画、绗缝和雕塑。

但是,一位参赛者———科罗拉多州西普韦布洛的贾森·艾伦———并没有提交用画笔或黏土创作的作品。他是用Midjourney这个人工智能程序进行创作的,该程序能将文本转化成超现实的图片。

艾伦的作品《太空歌剧院》赢得了博览会新兴数字艺术家竞赛类别的最高奖项———从而成为首批赢得此类奖项的人工智能生成作品之一,而这也引发了艺术家的强烈反对,他们指责艾伦本质上是在作弊。

报道称,人工智能生成的艺术作品问世已有多年。但是,今年推出的人工智能工具———比如DALL-E 2、Midjourney和Stable Diffusion等———已经使业余爱好者仅仅通过在文本框中输入几个单词就可以创作出复杂、抽象或具有照片真实感的作品。

报道称,这些应用程序让许多艺术家对自己的未来感到不安,这是可以理解的———他们担心,如果程序自己就能生成作品,还会有人为艺术付费吗?它们还引发了有关人工智能生成艺术的职业道德的激烈辩论,并招致一些反对声,反对者声称这些应用程序本质上是一种高科技抄袭形式。

39岁的艾伦今年开始尝试人工智能生成的艺术。他经营着一家制作桌面游戏的工作室,他很想知道,这种新型人工智能图片生成器与他委托进行创作的人类艺术家相比如何。

今年夏天,他受邀前往Discord的一个聊天服务器,人们在那里测试Midjourney。Midjourney使用一种名为“diffusion”的复杂过程将文本变成定制图像。用户在给Midjourney的信息中键入一串单词,几秒钟后这个人工智能机器就会反馈出一幅图片。

艾伦痴迷于此,他创作了数百幅图片,并对它们的逼真程度感到惊讶。不管他打什么字,Midjourney似乎都能创作出图片。

“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他说,“我觉得它像是受到了魔鬼启发似的———好像有一种超自然的力量牵涉其中。”

最终,艾伦萌生了将他的作品提交科罗拉多州博览会的想法,博览会设有“数字艺术/数字操控摄影”的竞赛类别。他在当地一家商店在画布上打印了这张图片,并提交给了评委。

“博览会就要举行了,”他说,“我想,如果能向人们展示这门艺术有多棒,那是多好的一件事啊!”

数周后,在普韦布洛的博览会场上,艾伦看到一条蓝丝带挂在他的作品旁边。他赢得了这个类别的大奖。

“我简直不敢相信,”他说,“我的感觉是,这正是我想要实现的目标。”

伦理难题

《纽约时报》网站的报道说,这引发了激烈的争议。一名推特用户写道:“我们正眼睁睁地看着艺术在我们眼前死去。”

“这太恶劣了,”另一名用户写道,“我知道人工智能艺术能带来益处,但用人工智能生成一幅画就能自称是艺术家吗?绝对不能。”

一些艺术家为艾伦辩护说,利用人工智能创作出一幅作品与使用Photoshop或其他数字图像处理工具没什么不同,要生成一件获奖作品,仍需要人类的创造力来提供正确的提示。

负责监管博览会的科罗拉多州农业部的发言人奥尔加·罗巴克说,艾伦在提交作品时充分说明了Midjourney的参与情况;而该类别的参赛规定允许“将数字技术作为创意或呈现过程一部分的艺术实践”。她说,该类别的两位评委不知道Midjourney是一个人工智能软件,但他们都告诉她,即使事先知道有人工智能参与,他们仍会把奖颁给艾伦。

报道指出,围绕新的艺术品制造技术的争论并不新鲜。许多画家对照相机的发明感到厌恶,他们认为这是人类艺术的退化。20世纪的时候,数字编辑工具和计算机辅助设计软件同样因需要过少的人类合作者技能而遭到纯粹主义者的排斥。

一些批评人士认为,让这种新型人工智能工具与众不同的不仅仅是它们能够以最小的投入生产出优美的艺术作品。不同之处在于它们的工作方式。DALL-E 2和Midjourney等应用软件是通过拆解开放网络上无数的图像,然后教算法识别这些图像中的模式和关系,最后以同样的方式生成新的图像。

这意味着,将作品上传到互联网上的艺术家可能会在无意间帮助培训了自己的算法竞争对手。

“这种人工智能的与众不同之处在于,它直接靠当今工作的艺术家来训练自己,”数字艺术家R·J·帕尔默8月在推特上说,“这东西想要我们的工作,它是在积极地反艺术家。”

来源:参考消息网

【来源:参考消息】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邮箱地址:newmedia@xxcb.cn

“人工智能艺术”为何引发争议?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网络投稿,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芒果财经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gcj.net/936754.html
温馨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