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芒果财经首页
  2. 新金融

银行核心资本前瞻:补充的规模与方式

银行核心资本前瞻:补充的规模与方式银行核心资本前瞻:补充的规模与方式银行核心资本前瞻:补充的规模与方式

结论:银行权益类资本补充的规模总体可控,银行个体资本压力差异性加大,资本结构和融资方式更多元化。

本轮银行核心资本消耗的主要因素。1、信贷规模快速增长带来的资本消耗;2、资管新规下需回表的非标资产对核心一级资本消耗(0.1-0.5百分点间);3、国际国内标准提高对系统性重要银行的资本要求;4、新会计准则实施对总体资本一次性影响。小结:银行股历史上几个融资规模高增的年份:2010、2014-2017以及2019-2020年,主要趋势均为快速规模的扩张模式及监管要求的不断提高。

监管标准提高对银行资本的要求:主要在非核心一级资本,对权益市场影响较小。1、全球系统性重要银行的资本要求:合格TLAC工具对全球系统重要性银行的资本充足率提出更高的要求,四大行每年非核心一级资本的缺口合计在7000亿左右。2、国内系统重要性银行范围扩大:预计最终入选名单在20家左右;附加资本方面,预计被纳入的银行附加资本要求将提高0.5-2个百分点,总体缺口不大。

银行核心资本补充的规模前瞻:总体规模可控。1、未来影响核心资本补充的核心因素:RWA(加权风险资产)的增速,ROE的稳定度。监管因素已基本一次性体现。2、RWA(加权风险资产)的增速会放缓:随着经济增速放缓,银行资产规模增速与名义GDP增速基本持平,银行业整体对核心一级资本的需求不会像以往那么大。3、ROE能持续保持稳健。目前ROE的水平能支撑RWA年化的增长7%-12%。4、银行间资本压力分化会持续。分母风险加权资产增速下来的同时,意味着规模扩张的贡献减弱,银行个体要么在提升风险定价能力(充足率分子端的盈利提升),要么走轻资产模式,发力零售、小微、中收业务(充足率分母端的节约)。

银行资本补充方式的展望。1、银行资本补充类型:股份行与城商行未来以补充核心一级资本为主;大行资本补充以其他一级、二级资本为主。2、银行资本补充方式:核心一级资本(权益)补充的约束条件最大,分析了各种方式对银行基本面和市值的影响;目前以定增和可转债为主,未来配股有可能成为新的选择。

继续看好板块估值修复行情。1、我们8月初转看多银行,继续看好伴随经济修复带来的银行股估值修复行情。本轮银行股核心逻辑是宏观经济,宏观经济修复程度决定了银行股的上涨空间。目前经济处于上升期,银行基本面稳健、估值和公募基金仓位在历史低位,我们判断银行估值修复行情会持续,是跨年度行情。2、个股建议:重点推荐、中长期看好的是优质的银行:招商银行、平安银行、和宁波银行。其次看好业绩有弹性的标的:兴业银行、杭州银行、南京银行和江苏银行。

银行核心资本前瞻:补充的规模与方式

一、本轮银行资本消耗的核心因素:规模、资管新规、新会计准则和资本监管

1.1、银行资本补充的历史回顾

银行融资规模几个高增年份:2010、2014-2017以及2019-2020年。其中2010年融资方式以配股为主,定增、可转债次之,均为补充核心一级资本。2014-2017年以优先股融资为主,补充其他一级资本。2019-2020年以其他一级资本为主,可转债次之,可转债转股前期权价值部分补充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转股后全部补充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其他一级资本(优先股、永续债)补充一级资本充足率。

银行核心资本前瞻:补充的规模与方式

2010年融资规模的高增源于2009年天量信贷带来的资本充足率压力以及逆周期监管要求。1、2008年底、2009年初投放的四万亿贷款对银行资本消耗较大,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降幅在0.3到8个百分点间。2、银监会提高对资本充足率的要求,大型银行最低资本充足率要求从8%提高为11%、中小银行提高至10%。另《关于商业银行资本补充机制的通知》(征求意见稿)指出国有行、股份行发行次级债补充附属资本时,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不低于7%。

银行核心资本前瞻:补充的规模与方式银行核心资本前瞻:补充的规模与方式

2014-2017年的持续较大规模的优先股融资主要为政策释放红利,创新型一级资本工具的推出,巴塞尔协议Ⅲ对资本有更高的要求:非系统重要性银行核心一级、一级、资本充足率由2013年的5.5%、6.5%、8.5%的监管线,每年提高0.4%的要求,最终在2018年底要达到7.5%、8.5%、10.5%。2014年《优先股试点管理办法落地》出台前,银行没有合适的其他一级资本补充工具,为满足一级资本要求更多靠普通股融资支撑,优先股的推出有利于普通股杠杆的提升。截至目前,仍有较多银行其他一级资本未运用充足,一级资本充足率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差额在1个百分点内。

银行核心资本前瞻:补充的规模与方式

2018、2019年较大规模的核心一级融资以及2019、2020年的其他一级资本融资,对应的是由过去商业模式带来的资本消耗,另外也是应对监管要求提高:过去“跑马圈地”的商业模式带来的资本消耗、资管新规下需回表的非标资产、国际国内标准提高对系统性重要银行的资本要求,另还有新会计准则的影响。

1.2、本轮资本消耗的核心因素

过去商业模式带来的资本消耗:“跑马圈地”的规模扩张模式带来持续的核心一级资本压力。过去银行的商业模式注定了其再融资有一定的周期规律,距2010-2013年融资潮后,近几年,银行在资产规模持续高增下再次有对资本补充的需求。

银行核心资本前瞻:补充的规模与方式

表外非标资产回表:资管新规下,新产品无法承接的、未到期非标资产有回表内的核心一级资本压力。对这部分资产回表压力我们做了个粗测:假设非标资产占比表外理财规模30%,其中30%的非标资产将会回表计入普通企业贷款或应收款项类投资,对应风险权重100%,则将消耗核心一级资本在0.1-0.5百分点间。

银行核心资本前瞻:补充的规模与方式

新会计准则一方面对拨备计提增加对净资产造成一次性压力;另一方面由于部分以公允价值计量且其变动计入其他综合收益的金融资产受资金市场利率波动影响,账面价值对净资本影响增大:A+H股上市银行在18年初实施新准则,A股银行在19年初实施,未上市银行在2020年初实施,我们计算了18年初实施新准则银行的情况:一次性拨备计提占比净资产约在0.2-5个百分点间,资产质量较弱且拨备计提不足的银行,影响较大。

银行核心资本前瞻:补充的规模与方式

资本监管标准的提高对资本的消耗。近两年,国际和国内标准提高对系统性重要银行的资本要求有了更明确的要求,详细见见下文分析。

二、新资本监管要求对银行资本的影响:主要在非核心一级资本

2.1、全球系统重要性银行和合格TLAC工具要求:非核心一级缺口在2.8万亿左右

合格TLAC工具对全球系统重要性银行的资本充足率提出更高的要求,中长期看,四大行的其他一级和二级资本发行规模将增加:1、全球系统重要性银行要逐步满足总损失吸收能力(TLAC)的监管要求,TLAC是指全球系统重要性银行(G-SIBs)在进入处置程序时,能够通过减记或转股方式吸收银行损失的各类资本或债务工具的总和。2、监管指标和达标时间要求。主要用“合格TLAC工具/风险加权资产”,以及“合格TLAC工具/调整后的表内外资产余额”两个指标来衡量。1)外部总损失吸收能力风险加权比率,该要求基于风险加权资产。为(外部总损失吸收能力-扣除项)/风险加权资产,自2025年1月1日起不得低于 16%;自2028年1月1日起不得低于18%。2)外部总损失吸收能力杠杆比率,该要求基于风险暴露总资产。为(外部总损失吸收能力-扣除项)/调整后的表内外资产余额,自2025年1月1日起不得低于6%,自2028年1月1日起不得低于6.75%。

银行核心资本前瞻:补充的规模与方式

四大行每年非核心一级资本缺口测算,每年缺口合计在7000亿左右,每家平均需补充非核心一级资本1700亿。测算方法:1、分子端假设资本仅靠每年利润留存补充。假设2021-2024年四大行维持9-11%的ROE。2、分母端假设风险加权资产增速。每年风险加权资产增速7%。3、计算得银行依靠利润留存的资本充足率,与TLAC要求下的资本充足率相比,每年大约有7000亿元的缺口,平均每家在1700亿元左右。每年四大行需补充优先股、永续债、二级资本债等非核心一级资本约7000亿。

银行核心资本前瞻:补充的规模与方式

2.2、 国内系统重要性银行范围扩大:总体压力有限

系统重要性银行评估办法主要内容:2020年12月3日,人民银行会同银保监会制定了《系统重要性银行评估办法》,作为《关于完善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监管的指导意见》的实施细则之一,是我国系统重要性银行认定的依据,也是对我国系统重要性银行提出附加监管要求、恢复与处置计划要求、实施早期纠正机制的基础。国内系统重要性银行评估方法:1、确定30家参评银行范围。若某银行满足下列任一条件,则应纳入系统重要性银行评估范围:1)以杠杆率分母衡量的调整后表内外资产余额在所有银行中排名前 30。2)曾于上一年度被评为系统重要性银行。预计六大行、三家政策性银行、12家股份行以及部分城商行将会入选参评银行范围。2、对30家银行进行评估打分。根据规模、关联度、可替代性和复杂性等一级指标进行不同权重打分确定各家银行评分。每一参评银行某一具体指标的得分是其该指标数值除以所有参评银行该指标的总数值,然后用所得结果乘以 10000 后得到以基点计的该指标得分。各指标得分与相应权重的乘积之和,即为该参评银行的系统重要性得分。3、确定国内系统重要性名单,预计最终入选名单在20家内。得分达到 100 分及以上的银行被纳入系统重要性银行初始名单。我们假设规模权重100%,计算得30家银行总分分布情况,预计100分及以上的银行数量在20家内,包括六大行、三家政策性银行、9家股份行以及北京银行、上海银行。

银行核心资本前瞻:补充的规模与方式银行核心资本前瞻:补充的规模与方式

国内系统重要性银行预计将面临的政策监管:《评估办法》发布后,人民银行将会同银保监会制定系统重要性银行附加监管要求。拟从附加资本、杠杆率、大额风险暴露、公司治理、恢复处置计划、信息披露和数据报送等方面对系统重要性银行提出监管要求,还将建立早期纠正机制,推动系统重要性银行降低复杂性和系统性风险,建立健全资本内在约束机制,提升银行抵御风险和吸收损失的能力,提高自救能力,防范“大而不能倒”风险。

其中附加资本方面,我们预计被纳入的银行附加资本要求将提高0.5-2个百分点。根据《关于完善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监管的指导意见》,扩大系统重要性银行范围,并针对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提出附加资本要求。附加资本采用连续法计算,即选取系统重要性得分最高的金融机构作为基准机构,确定其附加资本要求,其他机构的附加资本要求根据系统重要性得分与基准机构得分的比值确定。测算方法:我们参考MPA的附加资本要求,以0.5-1个百分点的区间假设,计算了入选的各家行将提高的核心一级资本要求,附加资本=0.5%+(1-0.5%)*机构i得分/得分最高机构分值,其中机构得分用调整后的表内外资产余额计算。

对银行影响:1、大行基本没有压力。考虑系统重要性银行将按得分进行分组,实行差异化监管,我们预计四大行将在一个组内进行统一监管,附加资本要求预计在1%及以上。大行当前的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在满足国内系统重要性银行监管要求外仍有2个点以上的空间,基本没有新增的压力。2、部分股份行有一定的压力。增加附加资本要求以后,邮储、中信和民生 银行的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与监管线差距不到0.5个百分点,有一定的资本压力。

银行核心资本前瞻:补充的规模与方式银行核心资本前瞻:补充的规模与方式

三、银行核心资本补充的规模前瞻:总体规模可控,银行之间分化

3.1、 银行目前资本情况和政策支持态度

银行资本水平目前情况:整体没有压力,个股间有分化。从191家发债银行数据看,行业整体、国有行、股份行、城商行和农商行的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1.1%、12.2%、9.5%、9.7%和12.1%,较监管线均高出1个百分点,整体压力不大。但个股有分化,如邮储、中信、民生和长沙银行距离监管线1个百分点左右徘徊;江苏、杭州、青岛和郑州银行距离监管线要求低于1个点。

银行核心资本前瞻:补充的规模与方式银行核心资本前瞻:补充的规模与方式

政策对资本的要求进一步提升,但同时也会给予相应的补充支持。目前政策对资本工具创新的支持方向:一是丰富资本工具种类,在原有优先股和减计型合格二级资本债券的基础上增加了无固定期限资本债券、转股型二级资本债券、含定期转股条款资本债券和总损失吸收能力债务工具等资本工具品种。二是扩大投资主体范围,研究社保基金、保险公司、证券机构、基金公司等机构对商业银行资本工具的投资政策,扩大商业银行资本工具的投资主体范围。三是优化资本工具发行审批工作。总结资本工具发行审批的现有做法,探索并联审批。其次是完善储架发行机制。逐步完善储架发行审批制度,探索在相关部门批准的发行额度内允许商业银行自主控制发行节奏的工作机制。四是支持中小银行资本补充,决策层和主管部门多次研究部署中小银行资本补充和改革发展工作,提出支持中小银行多渠道补充资本金。

银行核心资本前瞻:补充的规模与方式

3.2、 未来影响核心资本补充的核心因素分析

未来影响核心资本补充的核心因素会是RWA(加权风险资产)的增速,ROE的稳定度。监管因素已基本一次性体现(资管新规、新资本监管和新会计准则)。资本补充与ROE,RWA的关系。1、ROE的高低决定银行资本内生补充能力。2、RWA增速的快慢决定银行资本的消耗,反过来,银行资本的充足与否决定了RWA的增速。监管对银行资本、利润和信贷投放的态度:银行利润过高挤压实体,利润过低无法补充资本:“商业银行利润约17%用于缴纳所得税,23%用于普通股股利分配,剩余的60%全部用于补充核心一级资本,银行资本如果有压力,信贷投放能力也会受到约束。”

银行核心资本前瞻:补充的规模与方式

RWA(加权风险资产)的增速会放缓。银行业整体对核心一级资本的需求下来,但银行间资本压力分化持续:随着经济增速放缓,银行资产规模增速与名义GDP增速基本持平,银行业整体对核心一级资本的需求不会像以往那么大。企业、政府、居民加杠杆的动力都会有不同程度的回落,过去银行粗犷式扩张模式(融资-规模扩张-再融资-再扩张)有所收敛。

ROE能持续保持稳健。目前ROE的水平能支撑RWA年化的增长7%-12%。银行的ROE相对稳定,我们对银行2020年净利润增速分别作0、-5%、-15%、-30%的压力测试,可以看到银行的ROE仍能保持相对稳健、维持在7-10%。当利润增速为零增长时,银行ROE在10%左右。当利润增速为-5%时,银行ROE在9-10%。当利润增速为-15%时,银行ROE在8-9%。即使利润增速降为-30%时,银行的ROE仍能保持在7%左右,行业稳健性较强。

银行核心资本前瞻:补充的规模与方式

银行间资本压力分化会持续。分母风险加权资产增速下来的同时,意味着规模扩张的贡献减弱,银行面临经营转型的挑战——要么在分子端提升风险定价能力,要么在分母端走轻资产模式,发力零售、小微、中收业务,要在前述任一模式下走出来均不是易事。另外对资产质量的把控也是银行资本充足率重要影响因素,资产质量越好、拨备对利润的侵蚀则越小,银行内源补充能力越强。

银行核心资本前瞻:补充的规模与方式

小结:银行权益类资本补充的规模总体可控,银行个体资本压力差异性加大。

四、银行资本补充方式的展望:更加多元化

4.1、 银行资本补充的结构:核心一级资本、一级资本和二级资本

银行资本结构情况:行业二级资本补充充分,其他一级资本方面中小银行仍有一定的补充空间。大部分中小银行是以成本较高的核心一级资本支撑着一级资本充足率。我们统计了发债银行数据,截至2019年,191家发债银行核心一级、一级以及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1.1%,12.2%和14.9%,一级资本充足率与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差额为1.1%,资本充足率与一级资本点差为2.7%。在资本充足率与一级资本充足率差额方面板块间几无差异,行业二级资本工具补充充足:大型银行、股份行、城商行、农商行的点差分别为2.8%、2.6%、2.8%、2.6%。一级资本充足率与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的差额上,城农商其他一级资本仍有一定的补充空间:一级资本充足率与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的差额为1.2%、1.4%、0.7%、0.2%。城农商行与国股行存在差异的原因主要是原来优先股仅限上市银行发行,非上市银行须在“新三板”挂牌才可发行,一定程度对非上市银行补充其他一级资本带来困难。随着2019年《关于商业银行发行优先股补充一级资本的指导意见(修订)》,股东人数累计超过200人的非上市银行,在满足发行条件和审慎监管要求的前提下,即可直接发行优先股,预计未来中小银行在其他一级资本方面发行规模将有所增加。

银行核心资本前瞻:补充的规模与方式

补充工具发行情况:大行资本补充以其他一级、二级资本为主,主要为满足TLAC 吸收损失能力要求。股份行与城商行则以补充核心一级资本为主。股份行、城商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与监管线最为接近,为满足资产规模增长需求,中小银行有通过外源扩充资本的动力,股份行以发行可转债为主;城商行则是更多通过IPO上市、定增等方式打开资本市场融资道路。随着银行估值长期低于1倍PB,预计未来配股会越来越成为中小银行补充核心一级资本的重要选择。

银行核心资本前瞻:补充的规模与方式

4.2、 银行资本补充的各种方式比较

1、银行资本补充面临的约束条件

银行再融资除自身融资成本的考虑,还有投资者参与的问题,涉及到了银行估值、风险权重计量等难点。

核心一级资本补充:1、上市银行方面,当前大部分银行估值低于1倍PB,银行想通过定增与可转债补充核心一级资本,在寻求投资者方面较难。银行定增不低于1倍PB,可转债转股价要求不低于最近一期每股净资产,在当前经济和资本市场环境下,银行希望通过股权融资比较困难。2、非上市银行方面,IPO发行门槛相对较高、流程较长且限制较多,对于大部分中小型银行而言相对困难。且近年银行股多遭遇上市即破净的问题,IPO发行一定程度会面临缺少投资者参与的问题。定增方面,在当前宏观环境下,能够参与定增的优质股东较少。

银行核心资本前瞻:补充的规模与方式

其他一级资本与二级资本补充:银行通过发行优先股、永续债、二级资本工具补充一级、二级资本,在投资者方面面临银行表内风险权重计量和信用风险等问题。1、表内风险权重计量问题,优先股作为权益类资产,银行若用表内自营资金投资,风险权重计提比例将高达250%。永续债清偿顺序在二级资本债之后,与优先股相同,风险权重的计提比例预计在100%-250%之间。2、对小银行信用风险担忧。包商银行破刚兑,其二级资本债全额减记,行业信用分化,一定程度会影响市场对于中小银行资本工具投资的信心。

核心一级资本是核心。1、在当前经济环境下,银行更多依靠内生增长以及向低风险权重业务倾斜以缓解资本压力。2、未来其他一级资本缺口会逐渐通过优先股、永续债得到补充:当前大部分银行在其他一级与核心一级上有不小的缺口,以成本较高的核心一级资本在支撑一级资本充足率。3、二级资本工具发行受限小,不是银行资本的主要约束。

银行核心资本前瞻:补充的规模与方式银行核心资本前瞻:补充的规模与方式

2、银行资本补充方式的比较

各种资本补充方式对银行基本面的影响。我们从对公司的财务影响、资本补充情况、对银行股价影响以及对投资者影响几大方面,对银行的融资方式进行梳理比较:1、股权融资短期均面临ROE的摊薄,除可转债外均可直接补充核心一级资本,由于会直接增加银行股的供给,股价一定程度上会承压,原股东均面临权益被摊薄的问题。2、优先股、永续债、二级资本工具从付息的角度看也会摊薄ROE,分别补充一级资本、二级资本,对普通股股东及银行股价基本无影响。

银行核心资本前瞻:补充的规模与方式银行核心资本前瞻:补充的规模与方式

各种资本补充方式对银行股价(市值)的影响。我们统计了自2006-2018年以来上市银行再融资公告次日对股价影响情况:定增、配股直接增加银行股供给,对股价压力较大;可转债次之,优先股对股价负面影响较小。1、定增和配股公告次日公司录得正收益概率较低,仅为33%-36%左右,取得相对收益概率在36%-44%之间;另溢价定增对股价的利好程度不算突出,仅录得超额收益概率略高于总体定增情况。2、可转债录得绝对收益概率略高于定增8个点,取得超额收益概率接近。3、发行优先股取得绝对收益概率较高、达67%,取得超额收益概率与其他融资差异不大。

银行核心资本前瞻:补充的规模与方式

银行会发展多种资本补充方式。核心一级资本(权益)补充的约束条件最大,分析了各种方式对银行基本面和市值的影响;目前以定增和可转债为主,未来配股有可能成为新的选择。

来源:传统借贷VS新型金融

银行核心资本前瞻:补充的规模与方式

银行人不易,让我们为自己分享、在看与点赞!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网络投稿,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芒果财经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gcj.net/85304.html
温馨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