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CZ最新采访:相信DEX能取代CEX

CZ 于近日做客 CNA 旗下的 In Conversation 访谈节目,接受了 CNA 执行制片人 Lin Xueling 的采访。在访谈中,CZ 谈到了 Binance 最近与监管机构的交涉以及受到的阻力,还谈到了加密货币系统相比法币系统的一些优势与一些针对 Crypto 的偏见。CZ 认为,加密货币交易平台应尽最大努力为用户提供 Crypto 相关教育,并且只需要为那些愿意接受 Crypto 的人服务。最后,CZ 表示,Crypto 的增长趋势是显而易见且不会停止的,在未来,Crypto 和 Binance 将无处不在。律动 BlockBeats 将访谈全文整理翻译如下:

主持人:你认为接受监管与 Crypto 的去中心化和匿名之间有矛盾吗?

CZ:我不认为有任何矛盾,许多人的观点有点极端,认为要么受到监管,要么完全不受监管。当你运行一个中心化的交易平台的时候,受到监管是有意义的,因为我们是在处理金钱。一是受到监管确实可以保护消费者,如果采用正确的法规,你依然可以鼓励创新,这使我们能够很好地与传统金融系统融合。

主持人:看起来世界上所有主要金融中心的监管机构都对 Binance 最近发生的事情很警惕。他们一直对你们说不,或者你们自己撤回了申请。为什么你没有能说服大型金融中心的监管机构,让他们知道接受 Binance 是一个好主意呢?

CZ:首先,我不同意你陈述的东西。我们已经看到了许多有影响力的国家想要与 Binance 合作。我认为一些国家意识到了,Crypto 是金融的未来。并且他们还认为,税收部门是其他所有部门的基础。如果你没有坚实的金融部门作为基础,那么你的其他部门都会没有竞争力,因为你没有正确的交易方式。

所以我们看到了相当多的国家,甚至有一些国家在争相与我们合作,争相吸引我们在他们的国家建立总部。我不能说出具体的名字,但他们都是 G7 或者 G20 国家。

我们最近获得了巴林的批准,我们也与迪拜达成了合作,当然还有其他人,不过我不想提前公布。几周后,你会看到更多的国家意识到他们要吸引这个行业。

主持人:巴林、迪拜当然都很不错,但是像纽约、伦敦、法兰克福、新加坡这样的传统金融枢纽呢?是什么阻止了你们在这些地方获得批准?

CZ:举个例子,虽然 Binance US 在美国的 43 个州获得了许可,但是纽约有一项特殊的规定,那就是要求你经过三年财务审计,而 Binance US 刚成立了两年。

在你提到的其他地方,英国,我们先前是撤回了申请,但我们改变了这一决定,我们正在与英国的监管机构合作。新加坡是个小市场,但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市场,我们会继续与新加坡合作。

并不是每个国家都已经完全建立了用于 Crypto 的法规。即便是现在已有的 Crypto 相关法规,关注的也只是一小部分,那就是中心化交易平台。他们并不关注 DeFi、NFT、粉丝 Token 和许多其他东西。

在中心化交易平台中,法规所主要覆盖的,是 KYC 和 AML 的部分。这些当然很重要,但要是交易平台蓬勃发展并正常运行,还有其他诸如安全、钱包管理之类的事情,还有如何处理客户纠纷,有什么样的上新框架等等,很少有法规谈论这些东西。现有的许多法规其实是从银行法规中借鉴来的,因为监管机构并没有深入接触过 Crypto。所以我们正在与全世界各地的国家合作,我们可以与他们分享我们实践得到的东西,让他们了解整个行业。

实际上,越大的国家行动也就越慢,较小的国家实际上通常行动得更快。但现在一些上世界上最大的国家正在关注这个领域,在这些国家中,你通常会看到两种类型。一种非常支持 Crypto,他们明白没有 Crypto 技术或 Crypto 行业将严重影响自己的发展。另外一种则对 Crypto 持有保留意见。他们读了一些准确或不准确的报道,比如像比特币仍在被毒枭使用之类的东西,有不同的看法是很正常的。

我不是说当今世界上的所有人都拥有了最好的 Crypto 法规,这个行业刚刚起步,所以我们通常会花更多的时间在更具有前瞻性或更看好 Crypto 的地方。

主持人:让我们来谈谈你刚才提到的事情,因为对于那些不是很了解 Crypto 的人来说,这就是他们经常看到的。你刚才提到 Crypto 被非法分子和诈骗者使用,为了 Money Laundry。你认为监管机构可以采取什么措施,或者你们可以做出什么改变,让非法分子、诈骗者等不再使用加密货币。

CZ:我最近读了一份某个地方的大使转发给我的一份报告,这份报告非常详细,其中提到只有 3% 的比特币交易与非法活动或有问题的活动有关。这个比例非常小,实际上比法币的比例更低。

我认为许多人并不能理解这个数字,但他们能懂的是,新闻媒体不再报道比特币只被非法分子等群体使用了,因为有行业报告清楚地表情情况并非如此。

Crypto 有许多用例,如果你错过了,整个经济都可能受到影响。通过 Crypto,你可以在全球范围内为你的项目筹款。如果你们是一个好的项目,你们有不错的信誉,你们对项目很认真,并且人们了解你,你就可以很轻松地为你们的项目筹集资金,这被称为 IC0、IE0、ID0 等等。这样要比传统的 VC 方式容易得多,但是由于太过容易,所以也会遇到很多诈骗者,但对于真正的企业家来说,这是一个他们可使用的工具。

还有 NFT,NFT 是艺术家在全球范围内通过作品获利的另一种方式。除了区块链,在任何传统领域里都没有这样的机制。如果靠美术馆或者博物馆,你不会得到这样的高的流动性和回报。

主持人:你不认为通过传统的平台进行众筹是一样的吗?

CZ:这不一样,你可以试试。传统的众筹平台通常仅限于一个国家,由于当前法币系统带来的限制,其他国家的用户很难购买或参与。就算人们想支持你的项目,他们也不能很容易地给你 200 美元。

主持人:是什么在阻止 Binance 全球化?

CZ:我认为真正糟糕的事情是对 Crypto 的全面禁令,这是不好的。在我看来,这会对那些地区的经济增长产生长期的负面影响。这是一项新技术,虽然有人将其用于非法活动,但这个比例相当小,要比法币用于非法活动的比例小很多。拥抱这项科技有很多好处,没人能阻止技术革新,世界上有数十亿人,他们将继续创新。拥抱创新对经济发展非常重要,所以任何全面禁止通常都是不好的。

主持人:所以你说风险其实非常小,并且相对于好处来说,被高估了。

CZ:是的,任何行业都存在着风险。今天人们仍然在使用美元购买毒品,但这不意味着美元是不好的;非法分子在某处仍然有银行账户,但这不意味着银行是不好的。我敢肯定非法分子使用互联网,我们不会为此关闭整个互联网。我们必须将这些东西分开,我们确实需要解决那些恶意使用者,减少现有的一些问题,但正向的收益是要大得多的。

主持人:之前我们采访了一位经济学家,他认为,当移民工人想将钱转移回家时,使用加密货币会降低许多成本,因为这样可以尽量少地进行交互,并且可以进行非常小额的转账。

CZ:是的,全球汇款是一个巨大的行业。今天,使用这些服务的成本在 10-20% 之间。如果一名工人用电汇将 300 美元打回自己的家乡来养家糊口,他们会被收取 20 到 30 美元的手续费。这些人都不是很富有,但他们都在努力工作,如果想支撑家庭,那么他们必须支付 10-20% 的手续费,只为了转移资金。而如果使用加密货币,那么最少只需要几美分甚至更少。

主持人:如果我在一家小公司,想要降低支付成本,我应该考虑使用加密货币吗?

CZ:当然。我认为今天的世界要小得多,我们与世界上的所有人一起工作,而不是只和自己国家的人一起工作。当你谈到跨境支付时,传统的法币系统非常昂贵且缓慢。而加密货币则是即时的,并且成本非常低,能使你在国际上更具竞争力。基本上,任何不使用加密货币的企业都会使自己处于不利地位。

主持人:我与一位通过 Binance 投资加密货币的人谈过,他认为这是一种赌博。

CZ:我认为我们应该采用这样一种观点,即加密货币有不同的用户,不同的用户有不同的目的。就像使用美元的人,可能是股票交易者,可能是用美 s 元兑换欧元、人民币等货币的货币交易者,也可能只是用美元来支付。

在任何行业中,总会有一小群投机交易者,他们要么是短期交易者,要么是长期交易者。有些人称他们的行为是不好的,有些人则称之为投资。这取决你想做什么,有些人只是用比特币进行支付。就我来说,我从不进行交易,我只是持有着比特币,那是我从 2014 年持有到现在的。是否将其称为一种赌注取决于你的定义,但是在每个行业中,不同的人使用这种新的技术,新的资产类型用在不同的事情上。

主持人:在证券交易平台投资的人们,往往掌握着更多的知识,银行也在提供建议,有时甚至会检查投资者是否意识到了风险。你认为加密货币交易平台也应该这么做吗?

CZ:我完全同意。我认为 Crypto 行业需要更多的教育,我们设立了 Binance Academy,那里有近千个完全免费的视频和文章,提供给人们观看和阅读。我们实际上将那些文章的链接放在网站不同部分中,比如在存款的时候,你能看到嵌入在网站内的,提示你要小心哪些安全风险的文章。最近,葡萄牙官方将 Binance Academy 上面的内容转载到了他们自己的网站上,从而进行数字教育,当然这得到了我们的许可。

同时,我们可能是唯一有负责任交易计划的加密货币交易平台。如果我们看到用户快速地赔钱,我们会阻止他们的交易 48 小时,让他们冷静下来。如果他们仍然继续并亏损,那么我们会禁止他们进行交易。在进入 Binance 的某些功能区域之前,人们必须进行测试。我们会问一些非常明确的投资问题,选出正确答案才能进入。

主持人:如果你们要在人们损失太大的时候阻止他们进行交易,他们必须选择正确的答案,才能转移到一些可能不是那么负责任的交易平台,对吗?

CZ:是的,这就是我们的方式,我们尽最大努力教育我们的用户。

主持人:为什么你们不和现有的证券交易平台合作?你有 Computer Science 背景,也为东京证券交易平台工作过,你了解传统的证券交易平台。所以你为什么不与他们联系,从而进入主流呢,那不是也能解决很多监管问题吗?

CZ:我认为与他们合作绝对是一个好主意,但我不会说仅仅通过与他们合作就能解决监管问题。今天在世界上大多数地方,关于加密货币的法规都不是完全明确的。我不认为与纳斯达克合作就能消除监管顾虑,但我们非常愿意与传统的交易平台合作。

主持人:你不怕他们蚕食你的市场吗?

CZ:不,我认为 Crypto 领域的参与者越多,对已经进入的人来说都越好。对我们来说,发展这个行业非常重要,这个市场还很年轻,所以我们可以将其扩大到 1000 甚至 10000 倍。越多的人参与,这个行业内就会出现越多的机会。如果你是唯一一个参与者,那么你就处于一个错误的行业中。

我相信去中心化交易平台有一天会取代中心化交易平台,当这一天到来的时候,我们也可以与去中心化交易平台合作。我们能够拥抱这项技术,我们拥抱涌现出来的每个人,我们拥抱技术创新,我们拥抱竞争、伙伴关系,我们拥抱所有。

主持人:我们可以在 3 到 6 个月内看到 Binance 在伦敦、法兰克福或新加坡获得批准吗?

CZ:老实说,3 到 6 个月是非常短的一段时间,就像法规的变化不那么快一样,他们的想法也不会变化的得那么快。从长远来看,我们渴望在任何地方都以完全合规的方式存在。虽然短期上我们并不在你的国家,事实上,我们现在不在大多数国家,但这不意味着我们将来不会在那里。

我预测在未来,5 年、10 年、20 年之后,Crypto 将无处不在,Binance 也将无处不在。

主持人:印度总理莫迪曾说,加密货币宠坏了年轻人,你如何改变这种心态?

CZ:我认为我们不需要改变每个人的心态,世界上有 80 亿人,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想法,他们有这样做的自由。我认为我们只需要为那些接受 Crypto 的人服务。

我个人认为,Crypto 是对我们的金融和行业经济增长最具影响力的技术,这也是为什么我将所有时间都花在这个行业中。我完全相信新成长起来的年轻一代将会是 Crypto native,但如果另一个人没有这种观点,那他就不必在这个行业中花费时间。

身处做出决策位置的人,他们的观点将影响行业的增长和经济的增长以及其他人的生活。我真心希望这些人能将经济发展视为主要驱动力,并改善人们的生活,从而进一步发展他们负责的地方的经济。

我们看到越来越多的人以惊人的速度进入 Crypto 领域,仅仅在过去几个月,有些地方的 Crypto 用户增长了 300-500%。这个行业在增长,但我们不需要让每个人都进来。

主持人:Crypto 与主流相比,体量仍然是很小的,虽然你说增长很迅速,但是原本的体量就不是很大。

CZ:这个行业仍然处于起步阶段。我认为目前在全球,Crypto 的采用率在 5% 左右,这是按持有加密货币的人来算的。如果你用总净值来看,那 Crypto 的采用率只有 0.1%。只有很少的人将他们所有的净资产投入到 Crypto 中。我们也不需要直接达到 100%,我们可以从 5% 到 10%,再到 20% 到 80%。而最后的 20% 可能需要几十年,比如我妈妈,她就不是一个重度 Crypto 用户,因为她的年龄,而且她甚至不知道怎么用 iPhone。

Crypto 还处于很早期的阶段,所以规模当然更小,这是很正常的。但是,我认为趋势是显而易见的,Crypto 的用户数正在增长,并且是不会停止的,这对我们很重要。

主持人:好的 CZ,非常感谢你能接受我们的采访!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网络投稿,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芒果财经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gcj.net/796350.html
温馨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