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中国IP力之四|中国力量:围绕5G专利费的博弈和全球专利战

引言:随着5G普及,5G专利许可费率及许可条件的博弈在全球范围内铺陈开来。不同于3G、4G时代的跟随者地位,这一次,从华为宣布5G许可费率,到OPPO以自研5G基站专利在中国和德国反诉诺基亚,中国力量凸显。为了铭记中国企业在知识产权建设路上留下的珍贵印记,集微网特推出通信SEP战中的中国力量系列文章“中国IP力”,以致敬先行者、为后来者借鉴。

中国IP力之四|中国力量:围绕5G专利费的博弈和全球专利战

日前,爱立信与苹果的5G专利之战有了新进展,苹果已对爱立信提起反诉,指责爱立信在谈判中采用“强硬策略”。与此同时,诺基亚与OPPO围绕5G专利的诉讼与反诉讼也在全球范围内如火如荼进行。

通信标准必要专利(SEP)的FRAND许可问题自来争议不断,特别是5G商用之后。无论是5G较4G和3G更为广阔的市场前景,还是进入5G时代后通信SEP市场格局的变化,都成为了5G专利战的催化剂。理论上,权利人收取的专利费应与其专利份额相当。然而,权利人的专利许可费虚高,与其专利实力不完全匹配的问题始终存在,成为专利许可纠纷的主要原因之一。

此外,随着知识产权意识和实力提升,早期的被许可人渐渐有了可用于交叉许可的专利,而老牌权利人却未必愿意承认这些专利的价值。更重要的是,正如集微网此前《中国IP力之二|3G时代的专利战:商业竞争为主,行业惯例成型》一文中所言,现行的通信行业专利许可惯例成型于3G时代,彼时作为被许可人的大多数终端厂商们在专利领域几乎完全没有话语权,许可规则可说是由权利人之间博弈形成,在没有被许可人参与下形成的整机许可模式是否真正符合FRAND原则是存疑的。专利实力崛起的终端厂商也对既有许可规则产生质疑。加上5G所代表的巨大市场潜力,一场甚至多场全球专利大战势不可免。在2021年我们就已经看到,OPPO和苹果已经分别代表安卓和苹果两大平台,开始为对抗不合理的专利费而战。

5G时代的中国实力逆转

中国IP力之四|中国力量:围绕5G专利费的博弈和全球专利战

IPlytics今年11月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手机终端厂商5G专利实力突出,华为、三星、OPPO、vivo、苹果、小米六大主要智能手机厂商全部挤进5G专利族声明量Top15之内。其中,业务范围不限于智能终端的华为和三星分列该榜单的第一和第三。典型的终端厂商OPPO在Top10中有一席之地。其余3家终端厂商虽然排名较老牌通信企业靠后,但在Top15里也各自占有一席。

如果分国别来看,中国厂商独占鳌头。Top 15专利声明者中,中国独占6个席位。除了已经宣布对外许可专利的华为之外,中兴、大唐电信、OPPO、vivo和小米均榜上有名,而且排名靠前。仅排名前十的厂商就有4家是中国企业,远超其他国家。这6家公司合计声明的5G专利族数占全球Top 30厂商总5G专利族声明数的38%以上。

中国IP力之四|中国力量:围绕5G专利费的博弈和全球专利战

来源:2017世界知识产权报告

这种情况与2G、3G时代,乃至4G时代相比,堪称逆转性变化。世界知识产权组织发布的《2017世界知识产权报告》显示,GSM(2G)技术相关的SEP顶级申请者包括诺基亚、爱立信、诺西、高通、华为、西门子、微软、摩托罗拉、NTT DOCOMO、InterDigital等公司。其中纯终端设备厂商(华为等业务覆盖较广的企业不计入其中)在Top25申请者中不足5家,Top10中更是只有1家。只有1家中国厂商——华为出现在上述榜单中。

中国IP力之四|中国力量:围绕5G专利费的博弈和全球专利战

上述报告统计的LTE(4G)相关SEP的主要申请者中,中国厂商的数量已经有所增长。同时,黑莓、苹果等终端厂商排名开始提升。不过,由于早期蜂窝专利积累不足,标准制定过程中参与度有限,无论是国外终端厂商还是国内厂商在5G以前的蜂窝通信SEP的排名都相对靠后。

但与此同时,这些厂商在5G、IoT等新技术和无线通信、电源管理、音视频等其他基础技术领域加速追赶。其结果就是进入5G时代后通信SEP市场格局的颠覆。如前所述,SEP份额直接关系着许可费。老牌专利权人自然希望延续以往的许可条件,对于专利实力不俗的终端厂商而言,重新议价却是必然选择。终端厂商们手中的专利通过交叉许可等方式能为自己节约多少许可费,不仅直接关系成本,更是对自己多年专利积累的一次“大考”。

华为的“搅局”

2021年3月,华为正式宣布5G专利对外许可,单台手机专利许可费上限2.5美元。这一标准远低于其他专利权人此前已公布的费率。2018年,诺基亚宣布其5G SEP组合的许可费上限为每台设备3欧元(约合3.58美元)。爱立信则给出了每台设备2.5美元至5美元的5G收费标准。高通宣布的5G许可标准是单模5G按2.275%收费,多模5G收取3.25%。以单价500美元的手机算,高通单模和多模手机分别收取的费用为11.4美元和16.25美元。

相较之下,华为的5G许可费比诺基亚低40%,只相当于高通的三分之一。而与此同时,华为在第三方机构公布的5G标准必要专利族排行榜上一直高居榜首。华为此举,给本已暗潮汹涌的5G专利许可市场又添了把柴。

当然,考虑到SEP许可的复杂性,很难说诺基亚们和华为谁的费率更接近FRAND原则。但无可讳言的是,以往的许可模式随着时代发展和形势变化正在遭遇前所未有的挑战。国际电信联盟2014年一份报告显示,从1990年代初到2014年,SEP声明量平均每五年翻一番。据IPlytics数据,截至2020年约有95000项专利被宣布为5G标准必不可少的专利。SEP总规模的剧烈膨胀意味着许可透明度的进一步下降和许可成本的大幅提升。

世界知识产权组织前总干事弗朗西斯·高锐(Francis Gurry)评价华为的5G许可标准说:“华为发布5G标准基本专利费率,将推动业界广泛采用和使用旨在确保可操作性、可靠性和透明竞争的标准,同时为其研发投资提供公平的回报。”

且不论华为此举是否能达到弗朗西斯·高锐所期望的效果,从他的字里行间不难看出,他对目前5G专利许可的“可操作性、可靠性和透明竞争”程度并不十分认可。华为这一下场“搅局”恰似搅动了这一滩凝滞不动的死水,结果如何未可知,但起码带来了变化。

苹果和安卓阵营的5G专利战

前有5G时代的专利实力逆转,后有华为的“搅局”,5G专利战的爆发已是箭在弦上。2021年下半年,偶然又必然的,OPPO和苹果分别扛起了安卓和苹果阵营的反抗大旗。作为自己阵营唯一的玩家,苹果自然无从退避。而在华为终端业务衰退,三星匆匆与爱立信和解之后,作为安卓阵营中专利实力仅次于华为和三星的存在,OPPO成为安卓阵营的代表也是顺理成章。

虽然每次通信专利战首当其冲的都是手机厂商,但这一次其潜在影响却不止于手机行业。事实上,严格意义上,无论是苹果还是OPPO都早已不再仅仅是手机厂商,用智能终端厂商称之可能更合适。从手机周边的智能化,到对各类IoT场景的布局,及至手机厂商们开始下场造车,5G专利可能影响的市场早已不局限于手机。

中国IP力之四|中国力量:围绕5G专利费的博弈和全球专利战

图示:全球智能手机和移动手机用户数

国外研究机构Transforma Insights报告称,截至2019年底,全球有76亿个活跃的物联网设备,到2030年,这一数字将增长到241亿,复合年增长率达到11%。这是一个比智能手机更有潜力的市场。爱立信和市场调研公司The Radicati Group的一项研究表明,2021年全球智能手机用户数约63.7亿,到2025年这一数字将达到73.3亿,复合年增长率2.85%。

5G商用初期,新的通信许可规则奠基正当其时。这一次中国厂商已站上行业前沿,他们将写下怎样的新篇,值得拭目以待。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网络投稿,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芒果财经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gcj.net/794067.html
温馨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