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国泰君安何海峰:建议尽快建立中国证券市场的ESG信披标准

提要

目前,全球对可持续发展的目标已达成共识,可持续投资能够促进整个产业结构升级,带动国家整体经济结构的更新升级。

ESG投资的需求规模大,紧迫性强,但也面临着缺乏统一的投资指导标准、合规风控体系,以及发行适配的绿色金融产品和需要加强投资者绿色投资理念的挑战,特别是目前配套的基础设施不足,如上市公司绿色信披、数据采集、存储、管理、应用,标准与认定等体制机制还需进一步健全。

建议尽快出台中国证券市场的ESG信息披露标准和细则,加快推进ESG因素全面纳入资管行业投资决策、风险管控体系,建立政策奖惩机制,密切国内外同业交流,同时政府机关、商业金融、社会资本及国际资本等各方要形成合力,协同参与到可持续金融市场的创新建设中来。

——何海峰 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CF40)理事单位代表、国泰君安证券首席经济学家

* 本文为作者在CF40举办的第三届外滩金融峰会闭门研讨会五暨万柳堂资管圆桌“变局下的全球资管市场:新趋势、新思路、新布局”上所作发言,文章仅代表个人观点。

国泰君安何海峰:建议尽快建立中国证券市场的ESG信披标准

尽快建立中国证券市场的ESG信披标准

文 | 何海峰

国泰君安何海峰:建议尽快建立中国证券市场的ESG信披标准

气候、环境与可持续金融

气候和环境是不同的概念,气候学和环境学也是不同学科。气候平均状态在统计学意义上巨大改变或者持续较长一段时间(典型的为30年或更长)的气候变动,才能称之为气候变化。单一国家的人类活动对于气候变化的影响并不是很大,所以气候可以理解为国际的公共产品,人类可以享受它,如果说这一产品有负外部性活动,对人类也会造成影响。经济学范畴中的环境,综合了环境、资源和人口的概念,带有主权属性,与单个经济体的资源禀赋存在差别。

在理解环境和气候差异的基础上,再去理解各国政策关于ESG投资、绿色金融和可持续发展的出发点肯定是不同的。各国政府会站在本国的角度去做决策,只有当一国的经济体量越来越大,在开放的经济体系中位置愈发重要的情况下,才会去考虑人类共同面临的问题。

从理论到政策,最后才是到业界的活动和实践,业界活动和实践也有各国不同的金融体系,各国的金融活动、金融体系是在一定的政策环境或者法律环境下运行的。中国的金融体系以银行为主,直接融资比较弱,法律环境也和英美不同,英美的法律是判例式。法律和政策对具体行业和产品的创新会产生很大影响,所以我认为中国的ESG投资、绿色金融和可持续发展应符合本国国情,强调共同而有区别的责任。

具体到可持续发展的产业布局,英国、德国已宣布2030年后不再生产燃油车,中国也承诺不再在国外新建煤电项目。中国需要战略性的新兴产业,包括生物、新材料、新能源汽车、新能源技术、节能环保、芯片等。而英美等发达国家最早的发展也是贸易、工业、技术,然后才转到基础科学、源头创新、知识产权。中国还处在经济转型的过程当中,以新能源汽车为例,虽然中国的产能最大,但是距离最核心的车用芯片技术的成熟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最后,无论是可持续发展还是“一带一路”,作为国家新的发展动态,从金融角度来说首先要解决融资问题,没有资金的供给就谈不上投资,因此需要更多的融资渠道,而国家层面的金融,首先需要财政的支持,这些都需要有更多的考量。

ESG投资的新机遇与挑战

当前,ESG投资面临三个方面的新机遇。

首先,可持续发展目标达成全球共识。2000年,联合国189个成员国签署《联合国千年宣言》;2015年,联合国193个成员国通过17项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SDGs),指导2015-2030年期间的全球发展。欧洲进一步加快碳中和步伐,我国提出双碳目标,美国重返《巴黎协定》。截至2020年底,全球已有126个国家和地区提出碳中和目标,这些国家的碳排放占全球70%左右,经济总量也占全球大部分份额。

其次,可持续发展的紧迫性强。世界经济论坛列出的五大全球风险全部与环境问题相关,全球可持续发展亟需加大绿色金融、ESG投资。

最后,全球绿色投资需求规模大。根据中国人民银行预测,2030年前,中国碳减排需每年投入2.2万亿元;2030-2060年,需每年投入3.9万亿元。这将大力推动资本市场提供各类债权融资、股权融资、并购整合、私募股权投资、另类投资与直接投资,为资管机构提供了全新、广阔的绿色投融资服务机遇。

与此同时,ESG投资也面临一些挑战。第一,考虑到外部环境因素的不确定性,资管机构建立与ESG相适应的投研体系较为困难。第二,区别于传统金融风险,气候环境风险计量、管理还未形成框架,资管机构构建相应的全面合规风控体系挑战巨大。第三,契合ESG发展需要,充分展现社会形象担当,资管机构创设发行具有市场主流影响力的金融产品还需进一步提升。第四,个人投资者的长期绿色投资习惯需要加大培养。第五,服务于可持续发展目标的监管要求提高,目前配套基础设施不足,如上市公司绿色信披、数据采集、存储、管理、应用,标准与认定等体制机制还需进一步健全,特别是缺乏统一的ESG投资指导标准是一个很重要的挑战。

可持续投资对产业影响深远

可持续投资对各国经济产业发展影响深远,绿色低碳市场前景广阔,将成为全球经济高质量发展的重要增长点,发展绿色经济通过技术革新,创造了大量的有效需求。

可持续投资可以促进整个产业结构升级,促进高碳产业转型或加快被淘汰,带动整体经济结构的更新升级。首先,引领新能源、新技术产业的规范化和快速发展,降低其融资难度;其次,促进环境友好企业加快技术升级进程,推动由E(环境)引发对S(社会责任)和G(治理)的高质量发展;另外,带动相关下游产业的技术进步引领整个产业链、基础设施建设的升级现代化。

国际方面,2010年美国颁布《能源法》,该法案主要关于煤的清洁利用,同时发展可再生能源和提高能效。2019年12月欧盟委员会公布了应对气候变化、推动可持续发展的《欧洲绿色协议》,希望能够在2050年前实现欧洲地区的“碳中和”,通过利用清洁能源、发展绿色和循环经济、促进建筑业的绿色转型发展,抑制气候变化、恢复生物多样性、减少污染等措施提高资源利用效率,实现经济可持续发展。日本经产省在2021年更新了《2050年碳中和绿色增长战略》,目标是到2050年50%-60%的电力来自清洁能源,其中氢能源使用量提高到2000万吨,在交通、发电等行业推动氢能源的普及应用;30%-40%的电力则由核能以及配有碳捕捉技术的燃煤电站满足。

中国的碳减排路径是既关注需求侧,如废物资源化、发展公共交通、优化规划、节能建筑以及改变不良消费习惯等,同时关注能效提高、能源零碳化和碳捕集利用与封存(CCUS)。

可持续投资将带来长期溢价收益

可持续投资本身具有稳健的特点,且在重塑经济、产业升级的过程中能够实现经济效益与社会效益并举。根据彭博的统计数据,ESG资产有望在2025年超过50万亿美元,占全球管理的总资产140.5万亿美元的三分之一以上。

企业加强ESG投入能够通过提升品牌溢价、下游客户认可度、员工归属感以及政策倾斜提升业绩;通过定性、定量模型,系统考虑ESG各要素对股价的影响,投资相应的符合可持续发展要求的公司,可以产生溢价收益。

可持续发展原则下加快资管发展的四点倡议

第一,尽快建立中国证券市场的ESG信息披露标准,出台包含ESG金融产品认定标准的绿色金融业务细则指引。从全球看,已有30多个国家和地区建立了上市公司ESG信息披露制度,国内上市公司发布ESG报告的比例较低,2019年沪深两市仅有四分之一上市公司自愿发布社会责任报告。

因此,需要鼓励上市公司以更专业化和规范化的管理方法,深入践行ESG行动目标。加快出台绿色金融业务细则指引,尤其是形成绿色金融产品标准,尽快将更多的环境权益纳入金融产品,避免“洗绿”、不同污染物之间的套利或间接提升社会成本等问题。

第二,加快推进ESG因素全面纳入资管行业投资决策、风险管控体系,建立政策奖惩机制鼓励参与可持续投融资。目前,长期资金引入不足,ESG产品不够丰富,连通机制尚不够畅通。需加大政策引导,提升机构参与的积极性,加快形成ESG投资决策、风险管控体系,鼓励ESG产品创设,促进ESG产品“价值发现、溢价形成、投资实现”。

第三,更好发挥资本市场枢纽功能,协力推动绿色资管发展和可持续金融创新。资本市场是现代金融的代表,未来要在可持续投资中发挥更大的作用。另外,国家财政、监管部门、政策金融、商业金融、社会资本以及国际资本等各方要形成合力,协同参与到可持续金融市场的创新建设中来。

第四,密切国内外同业交流。建议抓住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的机遇,未来将有大量国际资管公司落户上海,国内与国际同业间应加强常态化交流合作,在实现全球可持续发展新征程中互利共赢。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网络投稿,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芒果财经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gcj.net/789383.html
温馨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