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中国中小微企业经营现状研究2021

中小企业是国民经济的毛细血管,在提高劳动生产效率、扩大就业、缩小收入差距、促进市场竞争等方面发挥重要作用。我国八九十年代确立“抓大放小”发展思路,中小企业受益于市场化和全球化红利快速发展,但抵御风险能力不足。08年次贷危机、11年三角债、18年贸易摩擦、20年疫情冲击,最受伤的往往都是中小企业。2018年以来,国家将中小企业发展放到更加重要的位置上,为民营中小企业提供创新激励、税收优惠、融资支持。截至2018年,中国中小企业的数量超过了3000万家,个体工商户数量超过7000万户,贡献50%税收、60% GDP、70%技术创新、80%城镇劳动就业、90%的企业数量。

中国中小微企业经营现状研究2021

近两年疫情反复,经济K型复苏,上游涨价,中小企业面临前所未有的经营压力。我们用天眼查“注册注销比”(注册数量与注销数量比重)作为小微企业活跃状况的度量。比值越高,说明注册数量多于注销数量,活跃度高,比值越低,说明经营情况不佳。

1)总体来看,小微企业活跃度持续下滑,注册注销比降至历史低点。2017年以来小微企业注册注销比持续下滑,2020年降至1.41,注册数量大幅下滑,注销激增,超一成小微企业消失。相比之下,同期非小微企业注册注销比提升至7.56,注册数量再创新高,注销数量连续两年下降。

2)从行业上看,商业服务、房地产、互联网等小微企业注销多于注册农业、批发业小微企业注册注销比较高,受疫情和上游成本涨价影响较小。交运、建筑、零售、工业、信息技术、餐饮住宿行业小微企业韧性较强,虽然注册注销比下滑,但仍保持净增长状态。商业服务、房地产、以互联网为代表的信息传输行业小微企业受影响最大,注册注销比跌破1,即净减少,这些行业小微企业感受到的不是短期压力,而是在悲观预期下彻底离场。

3)从区域上看,小微企业发展呈现“南强北弱”格局。过去十年间,南方新增注册的小微企业数量均高于北方地区。截至2020年,南方地区聚集了57%的小微企业,其中广东、江苏、浙江占据前三位,合计占比达26%。小微企业在长三角地区新增注册数量最多,川渝地区注册增速排名第一,东北地区注册数量垫底、衰落迹象最明显。南北方经济差距拉大很大程度上是市场化发展不同步,而支撑市场化的主要就是中小企业。

4)从存活周期看,中国小微企业平均寿命3-5年左右,非小微多在10年以上。小微企业平均存活周期4.13年,其中存活时间小于3年的小微企业占比接近50%,近一半小微企业没有存活过一轮经济周期,抵御风险能力较弱。非小微企业平均存活周期6.61年,存活10年以上企业所占比达44%。

5)从融资层面看,民营中小企业占信贷资源比重提升至5成,但仍以短期贷款为主。近年来政策支持中小企业融资,截至2021年10个月,民营企业贷款占新增企业贷款53.5%,较2019年底上升11个百分点,但民营中小企业贷款以短期贷款为主,2019年以来民企和国企信用利差约在150-200bp之间,融资难、融资贵问题突出。

6)从自主创新看,中小企业贡献7成专利创新,但研发投入不足。中小企业自主创新动力强,机制灵活、更具效率,往往实现“从0到1”的创新,贡献7成发明专利,但研发投入占营收比重在7%以下,力度依然不及大型公司10%的高投入。

7)从人才层面看,中小企业贡献8成就业,但对高精尖人才吸引力不足。虽然受疫情影响,但中小企业仍是吸纳就业的主力军。据领英调研,随着疫情转缓,中小企业职位发布回弹力度高于大型企业。但中小企业公司规模小、工作稳定性差、福利待遇不足等原因,人才流动率高,对高精尖人才吸引力不足,用工荒、招工难现象仍然普遍。

中小企业经营困难非一日之寒,既有短期冲击也有长期顽疾,既有经营性因素也有制度性因素。短期来看,经济K型复苏,疫情反复,上游成本涨价,叠加环保限产、拉闸限电影响,是造成中小微企业经营压力的直接原因。但深层次原因是经营性和制度性等长期因素。

一是是中小企业长期处于产业链弱势地位,对上下游供应链、政府部门、金融机构议价能力不足,现金流最容易受侵蚀。

二是中小企业人力财力受限,公司现代化治理水平不足,为自身经营风险较高埋下隐患。

三是缺乏落地性强的中小企业顶层设计和统领性执行机构。

四是政策间协调机制不完善,个别政策执行“一刀切”,误伤中小企业。

放眼国际,美国、德国分别以科技型中小企业、制造业隐形冠军著称,韩国经历了倚重大企业到重视小企业的转型过渡,相关经验值得借鉴。中小企业数量在美德韩均占据99%以上,在就业、出口和创新层面贡献度高。

从政策制度来看,美德韩建立了支持小企业发展的专项法律,并成立政策性机构来提供资金支持、咨询辅导等全方位支持。

从融资环境来看,各国政府在融资成本和融资渠道上支持中小企业,中小企业的不良贷款率、破产申请数、拖欠率等都有所降低。

从创新激励来看,美德韩通过提供创业平台、提高资助金额、扩大资助范围等方式为初创型企业提供良好的商业环境。

从税收优惠来看,美德韩通过降低税负等方式来缓解中小企业资金难题。

从人才政策来看,美德韩通过支持人才引进、量身定制职业培训等方式为中小企业发展赋能。

中小企业经营状况牵动数以万计的就业和家庭,是保民生、保就业的基本盘,关键是提高政策的有效性和协调性。我们建议:

1)统筹完善顶层设计,构建可落地的“一揽子”的配套政策。

2)构建从政府到行业协会的落地执行机制,确保政策有效落地。

3)分等级进行减税降费,减轻中小企业负担,提升企业营商环境。

4)完善多层次资本市场,鼓励创新创业项目风险投资和并购,解决企业融资难、贵问题。

5)重视基础学科教育,合理引导人才就业。

6)强化科技创新和产业链供应链韧性,进一步发展专精特新中小企业。

7)引导中小微企业规范化经营,提升核心竞争力,提高资产质量和企业信用。

来源 | 泽平宏观(zepinghongguan)文 | 任泽平团队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网络投稿,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芒果财经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gcj.net/787228.html
温馨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