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新设立的煤炭清洁高效利用专项再贷款 与碳减排支持工具有什么不同

为助力“双碳”目标实现,今年以来,我国绿色贷款增长速度有所加快。7月30日,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2021年三季度金融机构贷款投向统计报告》显示,2020年三季度末,本外币绿色贷款余额11.55万亿元,比年初增长16.3%,其中单位绿色贷款余额11.51万亿元,占同期企事业单位贷款的10.5%。其中,基础设施绿色升级产业贷款和清洁能源产业贷款余额分别为5.56万亿和3.08万亿元,比年初分别增长17.1%和9.3%。

国务院此前下发了一系列文件,就绿色金融提出了方向与引导。其中《2030年前碳达峰行动方案》指出,大力发展绿色贷款、绿色股权、绿色债券、绿色保险、绿色基金等金融工具,设立碳减排支持工具,引导金融机构为绿色低碳项目提供长期限、低成本资金,鼓励开发性政策性金融机构按照市场化法治化原则为碳达峰行动提供长期稳定融资支持。

11月8日,中国人民银行创设碳减排支持工具这一结构性货币政策工具;11月17日,国务院常务委员会决定再设立支持煤炭清洁高效利用专项再贷款,促进绿色低碳发展。为何在央行推出碳减排支持工具仅一周后,国常会就决定设立专项再贷款?同是支持绿色低碳的金融工具,两者有何差异?

新设立的煤炭清洁高效利用专项再贷款 与碳减排支持工具有什么不同

11月17日的国务院常务委员会指出,我国能源资源禀赋以煤为主,要从国情实际出发,着力提升煤炭清洁高效利用水平,加快推广成熟技术商业化运用。因此,在前期设立碳减排金融支持工具的基础上,国常会决定再设立2000亿元支持煤炭清洁高效利用专项再贷款,形成政策规模,推动绿色低碳发展。

平安证券研究员樊金璐指出,以煤炭为主的能源结构决定了煤炭是我国碳排放的主要来源。根据IEA 数据,分能源看,2018 年煤炭产生的碳排放占全国碳排放的80%;分部门看,2018 年电力和热力部门产生的碳排放占全国碳排放的51.4%。现代煤化工技术的逐步成熟和商业化应用,将对解决我国一直面临的石油和天然气安全问题具有重要意义,是未来发展的重要方向。

此次设立的2000亿元专项再贷款,按照聚焦重点、更可操作的要求和市场化原则,专项支持煤炭安全高效绿色智能开采、煤炭清洁高效加工、煤电清洁高效利用、工业清洁燃烧和清洁供热、民用清洁采暖、煤炭资源综合利用和大力推进煤层气开发利用。

具体方式是,全国性银行向支持范围内符合标准的项目自主发放优惠贷款,利率与同期限档次贷款的市场报价利率大致持平,人民银行可按贷款本金等额提供再贷款支持。此外,国常会还要求,统筹研究合理降低项目资本金比例、适当税收优惠、加强政府专项债资金支持、加快折旧等措施,加大对煤炭清洁高效利用项目的支持力度。

而中国人民银行11月8日推出的碳减排支持工具,是中国人民银行推出的首个支持绿色低碳项目的金融工具,旨在以稳步有序、精准直达方式,支持清洁能源、节能环保、碳减排技术等重点领域的发展,并撬动更多社会资金促进碳减排。

碳减排支持工具的具体应用应用领域,清洁能源领域主要包括风力发电、太阳能利用、生物质能源利用、抽水蓄能、氢能利用、地热能利用、海洋能利用、热泵、高效储能(包括电化学储能)、智能电网、大型风电光伏源网荷储一体化项目、户用分布式光伏整县推进、跨地区清洁电力输送系统、应急备用和调峰电源等。

具体来看,中国人民银行通过向金融机构提供低成本资金,引导金融机构在自主决策、自担风险的前提下,向碳减排重点领域内的各类企业一视同仁提供碳减排贷款,贷款利率应与同期限档次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大致持平。

碳减排支持工具发放对象暂定为全国性金融机构,人民银行通过“先贷后借”的直达机制,对金融机构向碳减排重点领域内相关企业发放的符合条件的碳减排贷款,按贷款本金的60%提供资金支持,利率为1.75%,期限1年,可展期2次。

国海证券研究员胡国鹏、袁稻雨指出:“从发放模式来看,碳减排工具实际同普惠性降准、支农支小再贷款一样,属于结构性货币政策工具。但碳减排工具1.75%的利率水平低于支农支小再贷款2.25%的利率水平,定向优惠支持力度更大。此外,相比于已经存在的绿色贷款,碳减排支持工具的口径明显收窄,且具备明确的利率定价等优惠政策,而绿色贷款口径仅局限于统计层面。

目前,央行并没有对工具的使用规模给予明确的范围,按照前三季度人民银行绿色贷款新增2.83 万亿的水平来看,由于碳减排工具支持口径相对较小,余额占比不到绿色贷款的一半,考虑到工具系首次推出,其规模大概率会控制在万亿左右水平。

总的来说,我们可以发现,两者的差异主要在适用领域、总量和贷款比例上。

新设立的煤炭清洁高效利用专项再贷款 与碳减排支持工具有什么不同

在市场看来,新设的2000亿元支持煤炭清洁高效利用专项再贷款,是在碳减排支持工具基础上的再加码,可进一步保障资金使用精准性和直达性。专项再贷款体现了结构性货币政策的支持,可以为煤炭行业提供必要低成本贷款资金,在不影响煤炭部门能源生产供应情况下,支持产业链相关技术改造,提升产业链效率,未来也有可能在其他产业进行扩大推广。

此外,这两项工具对于整体流动性的影响可能并不明显。支持煤炭清洁利用专项再贷款规模为2000亿,碳减排工具规模被估计在万亿左右,这两项工具所支持的领域目前体量有限,因此对整体信用扩张的直接影响可能不大。不过鉴于结构性工具会带动相关产业链的发展,因此未来还应关注其外溢的总量效应。

参考来源:第一财经、财联社。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网络投稿,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芒果财经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gcj.net/761942.html
温馨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