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金融观察」利率市场化能否解决小微企业融资难?

「金融观察」利率市场化能否解决小微企业融资难?

于春涛/文 自上世纪90年代,我国启动利率市场化改革,至今已近30年。30年来我国利率市场化改革取得了长足进步。尤其是2019年8月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落地后,改革呈现出加速迹象。

在利率市场化改革的同时,另外一项改革措施即解决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也在同步展开。利率市场化已经被视作解决小微企业融资难的主要措施之一。据2020年中国货币政策执行报告增刊——“LPR报价随市场利率灵活变动,改革以来有所下降,直接带动银行贷款利率下行”。另有统计数据显示: 到2021年7月末,中小微企业法人贷款余额72.4万亿元,占全部企业贷款65.7%,其中普惠小微贷款余额17.8万亿元,同比增长29.3%。支持小微经营主体3893万户,同比增长29.5%。7月新发放普惠小微企业贷款利率4.93%,较去年末下降0.15个百分点。

按照世界上已经施行利率市场化的国家的经验来看,利率市场化后一般会出现两种现象:一、基准利率上行,二、商业银行存贷差缩小。例如美国的富国银行在向小微企业服务转型的过程中,其2010年小微企业贷款利率为6.49%, 高于同期其他商业企业贷款2.04个百分点。

我国在推进利率市场化改革的过程中,贷款利率尤其是小微利率不升反降,受到关注。小微企业是中国经济的生力军,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中最活跃的细胞。但多数实行低利率小微企业贷款的商业银行面临业务亏损。2019年一篇研究文章曾对10家不同类型商业银行(包括4家国有银行、3家股份制银行、2家城市商业银行、1家农村商业银行)小微企业贷款业务研究。该文称,实行优惠小微企业贷款的四家国有商业银行中,有三家亏损,亏损率在0.02%至0.35%;实行低利率的城商行和农商行,亏损率在1%至2.73%之间。

小微企业融资有政策护航,为什么商业银行面临亏损?这是因为按照商业银行贷款定价模型(例如国际上通用的风险调整后的资本收益率模型——RAROC),贷款定价很大一部分取决于风险。小微企业存续期较短,企业破产概率较大,因此贷款风险高。对于风险高的贷款,按照RAROC模型就必须以定价高的贷款利率作为风险补偿。

现在的情形是商业银行被要求向小微企业多贷款,而且贷款利率还要“保本微利”,形成了小微企业贷款风险大,利率却低的现象。

商业银行以低利率向小微企业多贷款,实际上是商业银行承担了风险没有充分定价的隐形成本。这种隐形成本,集聚在商业银行内部,一旦量变引起质变,就会引发系统性风险。

我国现在为小微企业提供了降税减负等财政措施,但这难以从根本上解决小微企业融资难的金融问题。解铃还需系铃人,小微企业融资难的金融问题,首先还需考虑金融措施来解决:

一、是否可以以政策银行为主体承担小微企业贷款?

国际金融界解决小微企业融资难的做法之一是由不以盈利为目的的政策性银行来承担小微企业贷款,例如美国、德国和日本等。近30年的金融实践来看,我国的三大政策性银行,业务覆盖面有限,只适合进行政策性融资的日常操作。十三五期间,我国新办小微企业数量近5300万户。对如此大面积的小微企业数目,政策性银行心有余而力不足。当前我国大中型商业银行全部设立普惠金融事业部。在笔者看来,我国的各类商业银行是解决小微企业融资的中坚力量。

二、发展担保机构建设是否可以解决小微企业融资难?

小微企业贷款难的源头之一是风险抵质押物缺乏,小微企业资金不足的表像实质是信用缺乏,而发展担保机构建设,可以有效解决这一问题。我国的担保业于1992年起步,期间数次更换监管主体,历经央行、银监会、发改委和财政部等部门监管。由此形成了监管主体不清晰,政策连续性不强,融资担保行业发展缓慢的问题。2017年8月《融资担保公司监督管理条例》颁布实施,担保业务走上了正轨。

我国现阶段担保行业的主要矛盾是担保机构普遍规模较小,身为经营信用的担保机构普遍缺乏信用。担保的实质是小微企业不能偿还贷款的情况下,商业银行可以要求担保方赔偿的风险措施。这只是小微融资的安全阀,不是核心所在。

三、加强征信系统建设,是否会从根本上解决小微企业融资难?

小微企业贷款难的原因之一是商业银行难以获得贷款的相关信息,而加强征信系统建议, 有利于商业银行贷款决策,从而促进贷款难的现象。例如,美国政府通过小微企业金融数据平台(SBFE)向商业银行提供小微企业信用信息,从而提高了小微企业的贷款审批成功率。 但加强征信系统建设,难以从本质上改变小微贷款风险高的事实。在当前国情下,也不是解决问题核心所在。

四、发展社区银行,能否从根本上解决小微企业融资难?

发展专门针对小微企业服务的社区银行来解决小微企业贷款难是国际经验。例如,2020年的统计数据显示社区银行在美国有约50000个营业网点,占美国所有银行的99%。社区银行提供了全美所有小微贷款的60%以上,农业贷款的80%以上。我国的社区银行建设起步于2013年12月的金融监管部门文件。随后2015年社区支行达到1755家,2016年递减为1016家。2019年关闭的社区支行达640家,至此同时只有192家新社区支行当年营业。我国社区银行建设热情现已悄然退潮。

综上所述,在当前国情下,现有国有商业银行、股份制银行、地方银行的体系仍应该是解决小微企业融资难的主力军。适合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小微企业融资难的关键措施是给商业银行风险补偿。这样做,可以一石两鸟:即能解决小微企业贷款难,又能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的底线。

(作者系独立风险顾问,文章仅代表个人观点)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网络投稿,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芒果财经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gcj.net/717742.html
温馨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