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ABS发行利率走高、业绩仍掉队,捷信消费金融新高管团队挑战不小

ABS发行利率走高、业绩仍掉队,捷信消费金融新高管团队挑战不小

记者 谢奀国 实习记者 席文 报道

9月26日,交易所发布捷赢2020年第三期个人消费贷款资产证券化信托清算报告。记者注意到,报告数据显示捷信消费金融2020年三期个人消费贷ABS产品的累计违约率均处于较高水平,分别为7.53%、6.12%、3.84%。这与2020年以来行业逾期率的走势基本相符。

不过,或是因违约率居高,2020年以来捷信消费金融的ABS产品的发行利率也有明显走高趋势。据统计,自2016年10月起至今,捷信已发行19单共465.88亿元资产证券化产品。记者梳理上述产品的详细信息发现,捷信消费金融ABS的发行利率基本在5%上下。而今年4月份,捷信消费金融发行的“捷赢2021年第二期个人消费贷款资产支持证券”优先A档利率创下了新高,达到了6%,优先B档的票面利率也有6.5%。

资料显示,捷信消费金融成立于2010年11月10日,是首批四家消费金融试点公司之一。先发优势以及线下大额贷款的业务模式使得其快速扩张,一度登上消费金融公司净利润排行榜榜首的位置。不过,近两年捷信消费金融公司业绩出现明显掉队。2020年该公司仅实现净利润1.36亿元,同比下滑超八成,在业内的排位也跌出前五。在此背景下,今年以来捷信消费金融的董事长、总经理、首席风险官等职位均进行了人事调整。据悉,捷信消费金融正进行战略转型,而整体来看,捷信消费金融新上任高管团队挑战不小。

就融资事项及近来经营业绩情况等问题,记者向捷信消费金融发去采访函,于近日收到了回复。

ABS是重要融资渠道,成本走高趋势明显

由于不允许吸收公众存款,融资一直是持牌消费金融公司发展过程中的核心问题。“通过信贷方式融资成本至少在6%以上,而ABS融资的成本较低,这是其最大优势。另外还可以优化资产结构,提高公司流动资产的比例。”一家持牌消金公司从业人士向记者表示。

自2016年1月以来,持牌消费金融公司ABS的发行数量和发行总额整体呈现逐年增长趋势。具体来看,2016年至2019年,持牌消费金融ABS发行总量分别为45.04亿元、139亿元、140.55亿元、185.44亿元。同时逐年的ABS发行单数分别为3单、6单、5单、9单。2020年消费金融公司ABS总量降至123.65亿元,发行单数也降至6单。

期间捷信消费金融一直是持牌消金ABS发行的主力军。捷信消费金融于2015年11月20日获准开展信贷资产证券化业务,据统计,自2016年10月至今,捷信已发行19单共465.88亿元资产证券化产品。捷信也是目前发行ABS最多的持牌消费金融公司。

ABS发行利率走高、业绩仍掉队,捷信消费金融新高管团队挑战不小

记者梳理上述19期产品的详细信息发现,捷信消费金融ABS的发行利率基本在5%水平线周围上下波动。具体来看,捷信消费金融2016年发行的第一期ABS“捷赢2016-1”的发行利率最低,其中优先A档和优先B档分别仅有3%、3.6%。此后其ABS的发行利率波动上行,并于2017年达到了一个小高峰。其“捷赢2017-2”号产品的优先A档和优先B档发行利率分别达到了5.96%、6.48%。

2019年下半年以来,捷信消费金融ABS发行利率走高趋势明显。今年4月份,捷信消费金融发行的“捷赢2021年第二期个人消费贷款资产支持证券”的优先A档利率更是创下了新高。此次总发行规模为18亿元,底层资产类型为商品分期贷款,采用循环结构设计;其中,优先A档规模为13.28亿元,优先B档规模为1.15亿元,两档的票面利率分别达到了6%和6.5%,次级档3.57亿元,由捷信自持。

ABS发行利率走高、业绩仍掉队,捷信消费金融新高管团队挑战不小

“由于发行ABS还存在发行费用、承销费等,发行机构的实际资金成本比票面利率还要高一些。”一家消金公司的从业人员告诉记者。华泰证券研报曾披露,银行系消费公司资金成本优势较为明显,2019年招联消费金融的计息负债成本率约为4.4%,而捷信消费金融则达到10.2%。

金融债也是消金公司获取资金的渠道之一。ABS融资成本走高的同时,捷信消费金融此前发行的2只金融债票面利率横向来看也居高位,分别为6.74%和7.0%。

ABS发行利率走高、业绩仍掉队,捷信消费金融新高管团队挑战不小

此外,今年5月份,联合资信发布公告称,经综合考虑,决定将捷信消费金融主体及“19捷信消费金融债01”列入信用评级观察名单。据悉,这是首家消费金融公司被列入信用评级观察名单。

ABS发行利率走高、业绩仍掉队,捷信消费金融新高管团队挑战不小

近日,联合资信公告称,“鉴于捷信消费金融与我司主体评级合作已终止”,自2021年9月17日起,联合资信终止对捷信消费金融的信用评级,并将公司主体移出信用评级观察名单,同时将不再更新公司主体的评级结果。

ABS发行利率走高、业绩仍掉队,捷信消费金融新高管团队挑战不小

对于上述评级动态,捷信消费金融方面向记者表示,由于今年受疫情影响,债市违约增加,评级态度趋于谨慎,出于联合资信内部流程要求,需将该公司相关债券列入中性观察名单以完成勤勉尽责之提示义务。而至于为何终止主体评级合作,捷信消费金融方面表示“在存续债券兑付完毕后与评级公司终止主体评级合作是常见的商业安排。”

对于上述事件的影响,捷信消费金融称,如联合公告所示,“19捷信消费金融债01”已于2021年5月18日到期完成兑付,这对该司正常经营没有任何影响。至于对于公司后续的融资评级工作影响,捷信消费金融未作正面回复,仅表示“我们对消费金融行业前景和公司在中国的业务发展前景充满信心,并相信捷信的各方面行业优势也会被评级机构列为对我司评级的重要标准。”

近年业绩掉队,正进行业务线上化转型

将捷信消费金融列入信用评级观察名单,联合资信给出的原因是,捷信消费金融2020年经营业绩表现暴露出其业务处在转型期,受业务策略和外部环境双重影响存在业务规模收缩趋势较明显、高管稳定性呈现一定波动、资产质量下行压力较大、盈利水平承压、未来经营发展趋势尚不明朗等问题。以上因素可能会对公司未来业务发展、风险管理、盈利能力、流动性与融资环境等方面产生影响。

作为曾经的“利润王”,2020年捷信消费金融的业绩表现确实不太好看。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末,捷信消费金融的总资产为652.07亿元,较上年末下降37.6%。2020年全年实现营业收入112.32亿元、净利润1.36亿元,同比分别下降35.2%、88.1%。新增贷款发放量约为284.99亿元,贷款余额为576.32亿元,较2019年末下降37.3%。

ABS发行利率走高、业绩仍掉队,捷信消费金融新高管团队挑战不小

“2020和2021年是捷信在市场展业10多年以来最困难的时期”,捷信消费金融方面在回复函中坦言。对于业绩下滑的原因,捷信从疫情、转型、资产调整等方面进行了解释。

其中,一方面,捷信消费金融响应国家防疫政策,对受疫情影响的客户给予延迟还款服务,并暂停确认了这部分收入。因此有部分收入在会计和财务报表的确认上进行了推迟。

另一方面,2020年市场利率处于较低的窗口期,期间捷信消费金融对存量的负债进行了部分置换,并因此支付了一定金额的提前还款服务费。捷信称,这些置换将存量负债的成本降了下来,减少了未来会计期间的融资成本。

此外,“公司转型的过程中,需要投入大量的成本助力公司的稳步转型,这些都会反应到公司的业绩数据中。”捷信方面表示。据介绍,2020年捷信消费金融开始了敏捷转型,大力发展金融科技和数字技术,不断完善全渠道网络并着力构建新型销售形式分销平台,提升运营效率和市场表现。“公司对数字化技术的应用以及人员结构的完善进行了大量的成本投入,这部分的成本投入会也反应到我们的财务数据以及净利润数字上。但这部分投入为公司转型和后续的盈利能力奠定了坚实的基础。”捷信方面表示。

总体来看,在疫情的冲击下,为保持持续运营,捷信采取了一系列措施,以应对新的业务环境及预期信贷损失增加等挑战。这或许解释了为何2020年该公司总资产大幅缩水,2019年其本是行业内唯一一家资产规模破千亿元的消金公司,去年却跌去近四成。

不过,与此同时,捷信的资产质量有了好转的迹象。数据显示,近年来捷信的不良贷款率一直居于高位,ABS产品发行说明书显示,捷信在2017年、2018年、2019年的不良贷款率分别为3.82%、3.98%、3.6%。2020年这一监管指标降至2.80%。

ABS发行利率走高、业绩仍掉队,捷信消费金融新高管团队挑战不小

“由于主动调整和战略转型产生的叠加影响,我公司2021年上半年保持盈利,业绩保持稳定。”捷信方面透露,并认为随着战略转型的不断推进,公司将重新回到较稳定的盈利水平。

据披露,2021年上半年,捷信实现净利润2.16亿元。不过,横向对比来看,捷信消金的这一盈利水平,在同期的业内排位仍未能挤进前五名。

记者注意到,在提出战略转型的同时,捷信消费金融的高管团队也进行了换新。9月1日,银保监会天津监管局公布信息显示,核准Vladimir Nyc捷信消费金融董事长的任职资格。据悉,2020年,捷信消费金融多名高管成员发生变动。据统计,2021年以来,除董事长,捷信消费金融的总经理、首席风险官等职位均进行了人事换新。

ABS发行利率走高、业绩仍掉队,捷信消费金融新高管团队挑战不小

对于高管频繁变动的情况,捷信消费金融方面回复表示,该公司管理层成员调整是为了加强公司治理,确保战略方向的一致性。高层人事轮换将助力公司寻求在跨业务区域领域使用具备多种技能的人才,以适应市场需求的战略部署。

捷信消费金融称,公司的新上任的董事长和总经理均在捷信任职四年以上,对消费金融业务、中国市场特质以及相关法律和监管法规有深入的了解,并具备丰富的经验。其中总经理将负责公司战略的日常执行,公司董事长将推动公司进一步加强内控体系,提升公司治理水平。

捷信消费金融的内控水平确实有待提高。今年4月,中国人民银行天津分行公示的行政处罚信息显示,捷信消费金融存在违反信用信息查询规定的行为,被限期整改并处罚款5万元。时任捷信消费金融客户及销售服务中心部长作为相关责任人,也被处以罚款1万元。转型期面对各类新的挑战,捷信消费金融新高管团队能否挑起东山再起的重担?记者将继续关注。

本文由《赣商》杂志旗下新媒体·洞见财经原创出品,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网络投稿,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芒果财经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gcj.net/689599.html
温馨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