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恒大金融的危城是怎样建成的

恒大金融的危城是怎样建成的

来源 | 新金融洛书

作者 | 雷慢

01

恒大金服上线于2016年3月。

雷慢记得当时恒大集团副总裁、互联网集团董事长任刘永灼说过,“恒大金服有资产近7000亿元的恒大集团担保,彰显恒大的实力和信心。”

他说这话时,恒大集团2015年总资产达到7570.4亿,2016年度总资产达13508.7亿元。

那时恒大如日中天。在柳州“15秒卖一套房”,在南宁2小时销售8亿元,神话一时无两。

2016年恒大金服上线时,也是P2P的春天,P2P的基本法《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要两年半后才发布。那时不仅恒大做P2P网贷,绿地、碧桂园都有P2P业务或互联网金融业务。

地产商们干起了金融,可监管还在赶来的路上。

恒大金服从一上线,就有打擦边球的嫌疑。那时雷慢写过稿子,扒过恒大金服涉嫌自我担保。

比如2016年4月被骂涉嫌“自担保”最厉害的时候,恒大金服上过一个叫”恒耀安益32期3号”的项目,借款方江门凯利德商贸有限公司,和恒大郑州共同投资了另一家公司,是紧密关联方。并且这个项目由恒大地产进行担保。是恒大金服的母公司,妥妥的自我担保。

恒大金融的危城是怎样建成的

今天恒大集团和恒大财富四面楚歌的境地,就说明了为什么自担保靠不住。那时7000亿元资产或还能保得住恒大财富,但2020年总资产2.3万亿的的恒大集团已经无暇顾及。

02

2017年,恒大的金融野心开始扩张,这年年会上,许家印说,在2017年,恒大金融集团要实现参股、控股银行、保险、证券、信托、公募基金、互联网金融等金融全牌照。前一年,恒大金服上线时,恒大甚至免去了恒大金融集团董事长李钢的职务,改由许家印亲自挂帅(兼任)。

中国大陆需要审批的金融牌照主要包括银行、保险、信托、券商、基金、金融租赁、期货、基金子公司、基金销售、第三方支付牌照、小额贷款、典当12种。

其中,真正核心金融业务集中在前七种上面。全国拥有全金融牌照的企业仅十几家,数得上名的包括中信集团、平安集团、光大集团、明天系、方正集团、国家电网、华能集团、长城资产、华融资产……

许家印想要获得金融全牌照自然不容易。恒大的金融业务的底子多数是在2016年前后打下的,涉足的金融或类金融业务包括保理、第三方支付、金交所、小贷、融资租赁等。其中知名例子包括2016年入股盛京银行并在之后成为第一大股东,

恒大在金融领域的一个大败绩是2016年收购了中新大东方人寿更名恒大人寿,一年后因为违规运用保险资金炒股,买入对手万科的股票,在遭到保监会处罚后,恒大不得不卖出万科股票,一举亏了70亿元。

要知道,在恒大如日中天的2016年,净利润也才208亿元。后来许家印也说了,要不是炒股亏了70亿元,2017年上半年恒大的半年盈利会超过300亿元。

许家印的“拿下全金融牌照”野心仅勃发了一年,2018年,他在恒大的内部讲话中,提到“一基两翼一龙头”战略时,前一年还是“两翼”之一的金融业务,不再提及。

许家印突然噤声,是因为监管赶上来了。

恒大金融业务、类金融业务的崛起和中国互联网金融的崛起,有着一样的背景,2018年之前,草莽突起,融资租赁、商业保理、典当归商务部管,门槛较低;P2P、股权众筹行业的监管套利环境更加宽松。直到2018年“资管新规”确立“开展金融业务要持有金融牌照”“一切金融活动都要纳入监管”后,严控才开始。融资租赁、商业保理、典当之后划归银监会管,P2P和股权众筹走向消亡。

到2020年之后,恒大金融版图缩减不少,原来的P2P业务随着清退大潮而停止,无标可发的“恒大金服”改名“恒大财富”。”新言财经”统计,2020年,恒大还注销了广州恒大融资租赁有限公司、恒大金融资产交易中心(西安)有限公司、恒大保理(深圳)有限公司3家全资子公司。

03

几天前,十几个恒大离职员工跑到恒大讨债。

事件缘起2017年,恒大如日中天时向中信银行融资,要求公司的中高管跟投,300万元起投,这个名为“超收宝”的产品两年后即2019年开始展期,员工收到短信说要展期两年,结果两年又两年……

人常“不患寡而患不均”。一些被欠钱不还的离职员工今年8月发现,在职的中高层已经完成了兑付,离职的却没有。

离职员工气不过,找到恒大财富总经理杜亮对话。杜亮承认,他确实在5月赎回恒大财富理财产品,提前兑付是因为家里有急事。

这些来自财新、经济观察报的消息如果属实,那意味着恒大不光涉嫌内部自融,还自我管理。

在互联网金融江湖,这种发起狠来连自己员工韭菜都割的公司,真不少见。

2021年以来,恒大深陷债务危机,资金链紧张。传言恒大财富累计融资400亿元,即便2020年恒大总资产有23011.6亿元之巨,也担保不了“区区”数十亿或上百亿的代收了。

巅峰时期的恒大是2017年、2018年,那两年它净利润都在370多亿元,2020年净利润降到314亿元,已经缩减不少。但下行期是危险的。房地产和金融都是玩资金链游戏的,扩张时期大碗喝酒吃肉,一旦缩量,危机往往显露出来。

恒大两个都占齐了。

9月10日,面对喧嚣网络的要债声,许家印说,“我可以一无所有,但恒大财富的投资者不能一无所有!”

祝他能够兑现此话,过去五年,在中国互联网金融投资者身上已经发生了太多悲剧。

End.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网络投稿,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芒果财经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gcj.net/642274.html
温馨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