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商道|5G设备商的2020:有人跌倒,更多人快跑

5G所蕴含的价值无需多言。

对于全球而言,2020年是5G建设的开拓元年,技术领先的国家均开启了5G基站的铺设,同时也为这一市场注入了新的活力。

Gartner研究总监相斌斌在接受财经网采访时便表示,目前很多地方政府出于战略考虑,已经把5G作为核心组成部分进行发展。

正如每一代通信技术都在引领科技产业的深刻变革,无论对于运营商、设备商和终端厂商,抑或是产业链上的各个环节,都是一次千载难逢弯道超车的契机。

跌落下的座次生变

有咨询公司预计,到2035年,5G会使全球累计增长13.2万亿美元的产值,GDP增长7%,当年对全世界有36000亿美元的GDP增长,对中国是11000亿美元的GDP增长。

而移动通信产业30年以来,5G首次实现一年内标准、频谱和终端等基本要素全面成熟齐备。万亿市场形成之际,率先获得红利的无疑是设备商企业。

据市场研究机构Dell’Oro Group发布的2020年第一季度至第三季度全球5G通信设备市场报告显示,目前,国际主要的5G通信设备企业依然是华为、爱立信、中兴和诺基亚,4G时代构建的头部阵营并未瓦解,四大厂商最新的份额分别为32.8%、30.7%、14.2%和13%。

商道|5G设备商的2020:有人跌倒,更多人快跑

(图源/Dell’Oro Group)

其中,作为4G时代具备良好基础的设备厂商,华为在5G时代期待延续良好开局。

而2019年初韩国率先实现5G成功商用,也为业界产生了积极示范作用。当5G建设正当时成为共识,全球运营商竞先加速建设5G网络,在此境遇下,中国也成为第一波规模商用部署的国家,首期60万站的建设规模同样带来产业利好,也让华为赚到了5G第一桶金,因而在第一季度领跑四大,砍下35.7%的市场份额。据2019年年底的数据显示,彼时共有56个运营商实现5G网络部署,40个运营商正式推出了5G服务,而华为获得其中的60+ 5G商用合同,5G AAU(Active Antenna Unit)模块发货超过400000套。爱立信、诺基亚、三星和中兴则位列其后。

在第二季度,随着中国5G建设大规模建设启动,华为、中兴的份额暴增,上升至43.7%和16.4%,中兴在全球的通讯设备份额也随之上升至第三。以2020年中国移动二期371亿5G基站建设计划为例,华为与中兴分别以57.20%、28.71%的高份额中标,位列中标企业中的第一位与第二位,远超国外设备商,可见,以华为与中兴为代表的5G建设龙头企业,在技术、价格、交付能力等多个方面,实力已经经受住了考验。

而爱立信、三星、诺基亚这三家的份额集体下跌,其中爱立信的份额下降最大,跌至20.7%,仅为华为的一半不到。诺基亚更一度败走中国市场,此前,诺基亚曾多次0中标中国5G集采引发热议,有分析师指出,诺基亚是一家服务全球运营商的设备厂商,面对中国强调快速5G SA(独立组网)发展的当下,国内运营商坚定SA策略,要求在2020年第三季度内完成建设指标,诺基亚在技术的转变上并未完全跟上国内节奏,导致意外出局。

新鲜出炉的第三季度市场份额也体现在这份报告中,最让人意外的依然是华为。据美国科技媒体The Verge报道,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已正式裁定,将中国华为和中兴通讯列为“美国国家安全威胁”,禁止电信运营商使用政府资金向这两家中企进行采购。此番禁令的生效无疑稀释了中国设备商的市场份额,华为5G市场份额下滑至32.8%,但依然领先第二名爱立信近3个百分点,这对于重压下的华为而言实属不易。

与此同时,中兴的市场份额也下降到14.2%,而最大的赢家则来自于提升10个百分点的爱立信。据爱立信官网显示,截至12月28日,其已跟全球通信运营商签订了122份5G商用协议或合同,其中77份是商用现网。值得一提的是,与其他非中国设备商相比,爱立信在中国5G市场中也有所渗透,在不少标的中亦砍下不小的份额,稳坐5G设备商第二名位置。对此,爱立信中国总裁赵钧陶向媒体解释称,从全年来看,疫情整体上并没有对爱立信的生产交付产生太大的影响,反而让大家意识到了“移动化”的重要性。

Dell’Oro强调,由于5G建设还在初期阶段,加上复杂的国际环境,各大设备商的份额出现了大幅波动,未来仍存在巨大的变数。

市场新红利

2020年关于NSA(非独立组网)缠斗刚落下帷幕,2021年的5G SA(独立组网)建设依然给设备商以热忱,新的战场还在燃烧。

据中兴通讯与GSMA联合发布的《5G SA商用部署》白皮书显示,自2019年5G商用元年以来,全球已有超过100个5G商用网络,绝大部分都是NSA组网架构。由于NSA无法实现许多新的5G功能如切片、低时延等,导致5G应用价值大打折扣。包括中国、美国、韩国、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国家正在将5G NSA网络升级演进到SA,通过GSMA的调查,全球有近一半的受访运营商预期在2年内推出SA,其中18%预期在明年推出。

目前,我国运营商已于年内公布了SA集采计划。12月20日,来自中国联通官网消息显示,中国联通5G SA增补工程无线网主设备拟采取单一来源采购,华为技术有限公司、中兴通讯股份有限公司、爱立信(中国)通信有限公司、大唐移动通信设备有限公司为拟定单一来源采购供应商。

商道|5G设备商的2020:有人跌倒,更多人快跑

三大运营商年内开启5G SA集采(图源/网络)

TMT观察家商云晴向财经网解释称,由于此时5G在C端面临的挑战主要是缺少足以区分4G与5G体验的差异化应用,因此我国发展SA的目的便是实现垂直行业的5G应用。此外,从体量上来看,中国的整个规模肯定是全球最大。作为全球最为庞大的5G设备市场,目前我国的5G基站数量还不到4G的十分之一,国内的5G市场仍旧有很大的空间,对于设备商而言意味着新一轮的红利。

正如工信部部长肖亚庆在12月28日召开的2021年全国工业和信息化工作会议上的定调,2021年将有序推进5G网络建设及应用,加快主要城市5G覆盖,推进共建共享,新建5G基站60万个以上。

谁在快跑

同样的,来自Dell’Oro的分析师对5G未来发展保持信心,并预计整个电信设备市场业绩在2021年增长3%至4%,全球电信设备市场的收入将达到900亿-950亿美元。其中,具备后发经验的海外市场的选择有望在2021年决定未来设备商的份额与座次。

据外媒报道,三星电子欲加入欧洲5G竞赛,以填补华为空白。目前,三星向Verizon、AT&T、Sprint等美国运营商提供4G和5G通信设备。不过,韩国市场“起了大早”,却只赚到了“吆喝”的现状也让三星尴尬不已,一心求快但网络稳定性较差令消费者并不买账,关于5G建站的吐槽声音不断,无疑构建5G技术底蕴成为三星的当务之急。

而爱立信有望在第四季度首次超过华为,面对难得的发展契机,爱立信选择通过“并购快跑”的方式斩下更多合同。

9月18日,爱立信官网披露,爱立信收购了总部位于美国的Cradlepoint公司,收购价为11亿美元(约合人民币74.4亿元)。

据悉, Cradlepoint公司以4G和5G专网解决方案见长,尤其是其面向4G和5G专网的Wireless Edge WAN solutions(无线边缘WAN解决方案)。有分析师认为Cradlepoint潜在增长率在25%至30%之间,Cradlepoint的专用网络部门和全球物联网平台,提供企业服务的持续战略将成为爱立信企业业务领域技术和新业务的一部分,为爱立信增长提供新的动力。

但在商云晴眼中,美国总统换届,对华为的封锁是否还保持原有的力度等因素也是关键的胜负手,如果全球范围内的运营商考虑5G供应商的多元化,中国设备商无论从技术上、口碑上还是研发投入方面,都具备优势,仍有卷土重来的可能。

2020年是5G翻天覆地的一年,有人吃肉,沙特第三大运营商Zain通过投资5G咸鱼翻身的故事便向世人证明,5G将成为逆袭的新代名词。也有人暗淡,国际关系的复杂让产业洗牌还在持续,5G市场份额的争夺战才刚刚开始。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网络投稿,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芒果财经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gcj.net/59862.html
温馨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