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奥运进行时 体育金融潮起|马天平:金融如何助力体育产业发展

奥运进行时 体育金融潮起|马天平:金融如何助力体育产业发展奥运进行时 体育金融潮起|马天平:金融如何助力体育产业发展

文/马天平

北京体育大学副教授

体育产业具有高风险低回报金融特征,难以获得市场直接和间接金融服务。因此,针对体育产业提供金融投融资服务,应深化体育产业融资机制改革,一方面是针对其高风险低回报特征,强化政府非市场化方式对体育的金融支持,另一方面是针对难以通过市场化方式获得市场直接和间接金融服务,创新金融对体育支持的市场化方式。实现“政府有为、市场有效”的金融服务体系,破除“市场失灵、权力寻租”的潜在风险,为体育产业的成长以及体育产业集群的形成,提供新金融支持。

奥运进行时 体育金融潮起|马天平:金融如何助力体育产业发展

近年来,体育产业作为战略性新兴产业,凭借其广影响力、高附加值、强融合度的特征,正逐渐在我国兴起和蓬勃发展。体育产业在我国经济发展战略中的地位不断提高,2014年国务院46号文等文件中,多次强调,要推动体育产业快速发展、健全现代体育产业体系。这一系列国家层面产业规划与扶持政策的颁布,显示出我国政府对体育产业发展的高度重视。体育产业已经成为国家发展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对于促进我国经济增长和就业拉动具有双重作用。

然而,体育产业只是体育的一部分,体育具有特殊的社会性质和经济特点,体育具有广泛的内涵。体育不只是产业,也不只是事业,不只是营利活动,也不只是非营利活动。可以说,体育既是一种特殊的商品,又是一种特殊的公益。广义上,体育是人类保持生存水平的特有措施。体育产业只是让社会保持每个人获得健康、教育、锻炼等机会的方式之一。

体育具有不同于其他行业的特殊性,不只是营利性产业,这使得金融在助力体育产业发展时,出现了许多令人不解的地方,也让体育行业从业者往往感受不到金融的“温暖”,融资困难,金融从业者也认为体育属于边缘性的非核心服务对象,可以暂不考虑。

为什么体育产业具有高风险低回报金融特征?

体育产业的核心资产是竞赛表演知识产权

除了体育器材、体育场馆等可以被纳入至其他统计口径的资产,体育产业的核心产业在于赛事形成的竞赛表演知识产权。体育企业不仅存在中小企业融资难的共通之处,还具有体育行业自身固有的局限性,因知识产权是一种传播影响力的无形资产,而体育是由人力资本构成的知识产权,是非物化的作品,难以沉淀为固定资产。无形资产的价值具有很强的时效性,表现为赛事的价值会随举办的变化迅速衰减,这种不稳定,使得价值难以在财务报表中进行清晰呈现,导致金融机构在风险保障方面的诉求,无法得到有效保证。这使得体育产业的投融资,具有高风险特点。

体育竞赛表演是赛事项目的衍生艺术品

体育的核心资产为竞赛表演,竞赛表演产业是基于赛事项目而衍生的产品,是赛事产品商品化和行业商品体育化的充分体现。这种衍生性,具体体现为影响力,这就使得赛事产品的影响力大小决定了竞赛表演本身的价值。赛事类似一个艺术作品,作用的影响力难以量化,作品的价值具有很强的艺术性,评定没有成文的具体标准,定价受主观因素干扰较多。同时,我国尚未构建一个关于体育赛事无形影响力的科学完善的评价体系,难以对体育产业的艺术资产价值进行有效认定,因此难以对体育赛事项目的价值进行客观、有效的评估。

体育竞赛表演具有较强的外部性和公益性

外部性,是指一个人或一群人的行动,使另一个人或一群人受损或受益的情况,又被称为溢出效应、外部经济、外部影响或外部效应。在经济学上,外部性是市场失灵的一种重要表现,导致了资源配置的非帕累托最优。举办体育赛事或类似赛事运营的体育产业具有较强的正外部性,政府和国民消费者得到体育赛事成功的消息和事实,可以得到巨大精神好处,正能量满满,社会人群凝聚力更强。这种收益并非只有投资体育的供给者才能得到,体育具有非排他性和非竞争性的公共产品或准公共产品特征。公共品天然不具有营利性,但天然具有公益性,这使得体育具有普通产业不具有的“投资收益高但自身回报难”特点。当收益和成本不匹配时,金融难以实现服务,因为投资后却无法实现投资人的回报时,会造成金融自身风险叠加,投资失灵,形成不良资产,导致金融机构破产。

体育产品高弹性使得价值存在不确定性

赛事产品是体育竞争不平衡的结果,是体力、智慧、科技的价值融合体。作为精神层面的消费需求,赛事产品并非生存所必需的,其所产生的价值认定完全取决于潜在消费者的认可和共鸣,而这种精神需求难以进行市场预测。不同的赛事产品,对消费者的体育修养、收入层次、精神共鸣等有一定的要求,运动以及比赛能否深入消费者的生活,激发其潜在的消费需求,将直接影响市场对赛事的价值评估。不仅如此,体育产品大多属于人们基本生活需要满足之后的可选消费品,具有较大的需求价格弹性和需求收入弹性,容易受到经济周期波动影响,无法准确预计体育产品可能带来的收入现金流,增加了体育产品价值的不确定性。

为什么体育产业难以获得市场直接和间接金融服务?

体育行业具有的投资风险大、回报小且慢等特点,使得融资较为困难。对于体育场、体育馆、体育小镇、体育设施,其不仅投资风险大,靠门票及运营的收益难以覆盖投资成本,投资的周期也很长,这使得投资回报变慢,投融资方秉持审慎的立场。同时,由于体育产业起步较晚、规模小、条块分割、龙头企业缺乏,不同体育产品的投资周期及回报的差异,使得资本进入体育市场秉持谨慎和保守的态度,整体行业呈现融资困难的发展局面。具体而言:

直接融资存在进入门槛高、融资规模小、融资不可持续等问题

发行股票和债券是企业获得直接融资的主要途径。从股票直接融资看,我国体育企业普遍起步晚、规模小,其中只有少数企业能够达到在主板市场上市的标准。面对中小型高成长企业的创业板、新三板、科创板市场,其所规定的企业上市门槛,相对于我国体育企业现有财务状况而言仍然较高。如创业板规定,上市公司最近两年持续盈利,最近两年净利润累计不少于1000万元,最近一期净资产不少于2000万元,最近一年营业收入不少于5000万元,这些标准对于大多数体育企业而言,很难达到。同时,由于我国体育企业较新、风险性较强,即使在资本市场上获得了首轮融资,也难以支撑后期企业的长期发展。企业要有足够的资本,就需要持续增发等多轮融资,2014年部分体育企业成功获得新三板融资,但后续并不可持续,大多数又被迫退出股票融资市场。可以说,体育企业上市难,上市后依然很难。

除了股权融资以外,部分体育企业通过发行公司债券、短期融资券和中期票据等实现债务融资,但是这些没有形成规模,仍处于起步的探索阶段。

体育企业从银行获得间接融资存在规模小、成本高等问题

相对于资本市场,银行贷款是我国大部分企业最主要的融资渠道,但体育企业的间接融资规模较小,融资数量微乎其微。究其原因,在投资风险较高的情况下,银行业为了规避风险,更愿意将贷款发放给行业内龙头企业,这导致中小体育企业的创新和成长受到抑制,进而使整个行业缺乏竞争压力和应有的活力。同时,体育产业本身的特征,其在与银行谈判时,缺乏议价能力,即使满足条件,企业在贷款时也会面临审批易失败、时间较长、成本较高等问题,体育企业很难从银行获得间接融资。

为体育企业投融资提供服务的金融中介机构缺失

在体育产业寻求投融资的过程中,保险、咨询、管理等中介服务机构必不可少。如果体育企业的融资能得到信用保险、担保或再保险,实现风险分散或共担,其融资能力和融资规模将有效提高。但在我国,信用保险、担保、再保险的作用在体育产业领域尚未得到有效发挥。体育企业仅能采取知识产权、版权、未来收益等无形资产的质押方式增信,而多数银行对于知识产权、人力资源产品等无形资产的价值,缺乏增信条件时,出于规避风险的考虑,银行往往直接规避此类贷款。一般而言,产权交易平台在体育产业发展中具有价格发现、信息聚集、助力融资、中介服务等多项功能,但是我国体育市场的产权交易还处于起步阶段,产权市场的功能尚未充分发挥。

总之,体育企业在前期孵化、中期转化、后期推广中往往都面临资金缺口问题。体育产业的中小微企业,既具有无形资产占比大、缺乏抵押物、生命周期不稳定等特征,又具有小微企业规模小、时间短、缺乏财务信息的特征。中小体育企业、政府、商业银行缺乏利益相容的风险分担和损失分担机制,金融机构无法产生有效的行为激励。在实际中,小微体育企业面临贷款申请难度大、额度低、利率高的实际困难,金融机构则面临“无形资产评估难、知识产权界定难、抵押资产追偿难”等风险控制上的客观问题。

如何针对体育产业提供金融投融资服务?

破解体育产业融资难的方向是,深化体育产业融资机制改革,根据前述体育特殊性,一方面是针对其高风险低回报特征,强化政府非市场化方式对体育的金融支持,另一方面是针对难以通过市场化方式获得市场直接和间接金融服务,创新金融对体育支持的市场化方式。具体而言:

提升政府金融的量和质,建立政府主导的体育产业融资模式

如果产业本身不具有外部性和公益性,则应以市场金融服务为主,但体育特殊的市场失灵特征,需要政府对体育产业提供金融支持。一是政府需要提供公共产品或准公共产品,而体育馆、体育场、工人体育宫、青少年宫、公园体育设施等,均有公共品属性。非营利性的公益性,需要政府出资投资建设。二是体育活动的正外部性较强,往往使一个国家或地区的全民受益,例如城市举办赛事时,往往会对全城市产生全效用价值,不只是使体育用品等体育产业内的企业受益。这是其他一般性营利性行业不具备的功能,则政府资本应参与支持,应对市场失灵的外部性,例如对体育电视台、体育报、体育电台、体育频道,这些体育行业的“基础设施”进行金融支持。三是体育活动和社团,往往反映国家水准和民族特色,对于弘扬中华体育、加强中华体育的世界影响力的非企业层面的国家衍生性溢出价值,政府投资具有收益获得的对等性,政府主导对体育的金融支持符合经济学原理。

具体而言:

一是对于那些创新性强、技术含量高的体育项目,精准根据项目类型,采用政府采购、直接投入、专项资金、财政补贴等方式,同时撬动民间资本和外资,发挥政府金融资金的杠杆作用。

二是灵活运用税收优惠、税收减免政策,直接有针对性地减免相关体育企业的税收,或者对一些支持体育产业的金融机构,如银行、保险公司、担保公司、信托公司等进行财政补贴或税收优惠,以提高各类金融机构支持体育企业融资的积极性。尤其注重优化体育彩票作为特别税收工具,对体育产业的财政金融支持。

三是尝试论证设立政策性体育银行。设立具有政策性金融机构性质的体育发展银行,作为政策性银行,提供低息的固定利率贷款,高效地满足中小体育企业的金融需求,促进中小微体育企业发展,实现中小体育企业培育、发展、壮大的政策目标。

当然,特别要注意的是,市场容易失灵,政府在金融服务时也可能出现失灵。例如腐败、寻租、内幕交易等。政府对体育提供提金融服务时,应防止投资腐败,例如体育运营建设外包招投标防止不透明、投资计划不严谨等,防止政府失灵。

创新市场化金融服务,建立服务体育投融资的新机制体系

尽管体育具有强外部性和公益性,需要政府主导,但市场化金融也不可缺少。根据体育的特点,我们可以尝试:

一是创新直接融资方式,设立体育发展基金和创投基金体系,以设立体育产业投资基金的方式,将风险资金VC和PE成功引入体育产业。基金的设立可由政府作为控股方,联合大型国有企业作为发行方,积极吸引社会各行业资金、民间资金进入体育产业基金。在条件成熟的情况下,还可以考虑引进海外资金。基金通过采用股权投资的方式向体育企业或者项目进行资金投资,不断增强体育企业的自主融资能力。

二是改变间接融资不足现状,大力发展数字体育供应链金融。鼓励商业银行、大型体育企业和互联网平台开展三方合作,建立数字体育供应链金融平台,开发便捷、快速、灵活、无抵押、无担保、低利率的供应链金融产品。引导银行研发适合体育企业的信贷产品,尝试以体育场馆门票收入作为基础资产或获益保证,向投资者发行证券化ABS产品,创新“由补转贷”模式,创新保理和融资租赁,通过“政银担”和“政银”,发挥体育龙头企业反欺诈作用,破除体育金融服务信息不对称“盲区”。

三是加大体育产业金融中介平台的“新基建”,建设集“路演+孵化+金融”功能于一体的体育金融路演中心,通过常态化路演服务平台、持续性创新孵化平台、多元化体育金融平台,实现体育创业企业的全要素孵化、全方位连接、全路径路演和全媒体传播。鼓励金融机构成立专门的体育金融团队,对体育企业的投资需求进行深入调研分析。充分利用金融科技,将体育企业、投融资机构和中间服务商资源信息整合,广泛搜集体育产业的大数据库,实现各类机构的共享与共赢,甚至鼓励海外资本等通过新基建平台投资体育产业。

总之,实现“政府有为、市场有效”的金融服务体系,破除“市场失灵、权力寻租”的潜在风险,为体育产业的成长以及体育产业集群的形成,提供新金融支持。

本文经作者授权发布,编辑:秦婷

奥运进行时 体育金融潮起|马天平:金融如何助力体育产业发展奥运进行时 体育金融潮起|马天平:金融如何助力体育产业发展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网络投稿,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芒果财经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gcj.net/368709.html
温馨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