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为什么说在产业资本主义时代,金钱不再是国家战略的王牌?

引言

后产业资本主义时代却与此不同。这个时代的一个基本特征就是“资本过剩”。这个时代,美国、欧洲、日本等先进资本主义国家的经济发展趋于成熟,积蓄了巨额资本。

而且,由于金融衍生品和证券等金融技术的发展,即使只有少量资金,也可以发挥杠杆作用,通过二次三次的循环投资,使实际投资能力远远超过现有的资产价值。这信用急剧膨胀的反作用才是次贷危机的真实面目,事实就是:源于金融技术的资金膨胀通过信息通讯技术,实现与一体化的全球市场接轨,以寻求增值的机会。这种所谓的“基金资本主义”,正是后产业资本主义的特征。

在各国金融机构的控制范围之外,民间金融机构也在进行大规模的信用创造,其结果是出现了“有资金却没有投资目标”、“找不到投资途径”等反常现象。大量资金竞相从发达国家流入新兴发展国家市场,在造成局部资产泡沫的同时,继续寻找扩大投资的机会。从资本这个侧面就可以看出,巨大的时代变革已经开始,随之而来的,就是产业资本主义时代的各种体制也将成为过去。那么,在金钱至上理念结束的时代,什么才是最重要的?我认为是“技术”、“知识”和“信息”。这才是金钱追逐的目标,也是使金钱发挥作用的载体。而教育,则是“技术”、“知识”和“信息”这三个关键词所包含的一切的基础和支柱。

为什么说在产业资本主义时代,金钱不再是国家战略的王牌?

明治时代,日本推行富国强兵的国家战略,曾致力于工业化和教育的发展。但如今,面临日本如何生存发展这一问题,日本既缺乏相应的国家战略,与此同时,教育水平也在下降,国民的个人意志与努力程度与过去相比,也已不可同日而语。事实上,整个日本还安于享受产业资本主义时代的繁荣,无视世界的剧烈变化,崇尚安逸,不思进取。

日本,逆世界潮流而行

现在把目光转向日本,我们可以说日本从上到下都能正视这一变化吗?政府方面,先是小泉时代逆流而动,强行推行反华路线,继而安倍内阁也全面高举目光向内的民族主义大旗。而企业的动向,依然停留在延续以往经营策略的层面,只关注购买高附加值产品的国内和欧美等发达国家市场,针对中国和印度等新兴市场的发展规划远远滞后。这种现状不用担心吗?这样下去,日本能适应国际社会中的角色转变吗?在后产业资本主义时代,日本还能适应经济规则的变化,获得与产业资本主义时代同样的成功吗?我怀有强烈的危机感:日本是否正一步步走向没落呢?很多日本人都有这样一种错觉:只要安于现状,什么也不做,现在的富足生活就会继续下去。

为什么说在产业资本主义时代,金钱不再是国家战略的王牌?

但这是幻想。例如,日本政府累积的债务,已达到接近900兆日元的危险状态,而且还在以每年20兆以上的速度持续增加。可以预计:除财政赤字之外,经常收支也迟早会因少子高龄化等出现赤字。这样下去势必迫使政府大幅降低养老金支出与医疗支出吧?其结果是,我们早晚会进入结构性日元贬值时代,人们的生活水平也会不断滑落。总而言之,现在的日本人一边依赖高度经济增长期创造的财富生存,一边靠借贷维持泡沫经济时代的生活水平。

就像某个家庭,如果每月一部分生活费必须靠借款支撑,那么它的破产就不可避免一样,日本政府和国民也正在被动地等待破产的到来。但是,政治家们和日本国民都不肯正视这一事实。我绝不是对日本和日本人自身感到悲观,而是不由自主地对日本目前的状况感到悲观。必须尽快突破现状,制定面向新时代的发展战略,建立一个包含国家、组织和个人层面的新发展框架

次贷危机的真相

2007年夏天以来的次贷危机,动摇了世界金融市场,明确揭示了“资本自我增值”这一现代资本主义的特征。18世纪工业革命到20世纪末大约200年间是典型的产业资本主义时代,我认为这次危机,体现出世界经济从产业资本主义时代向后产业资本主义时代过渡的金融新局面。20世纪80年代后半期的泡沫经济时期,“以现有土地为担保,从银行贷款购买新土地,再以新购土地为担保贷款继续购买土地”的不动产投资手段,开始在日本广为流行。

那时,以不动产做担保尽最大可能进行融资的现象非常普遍,这意味着投资人起初只要有一处不动产,就可以无限度地从银行获取资金。这种情况使得借款人的投资资金不断膨胀,导致对土地过度投资,最终引发经济泡沫。投资领域流行一句话:“因为买入而上涨,因为上涨而买人。”套用这一句话,这一时期银行的状况就是“因为放贷而上涨,因为上涨而放贷”。这一时期,虽然借贷方可以通过资金循环使资金无限增加,但是放贷银行的资金有限。所以当1990年至1991年,大藏省(现在的财务省)开始对不动产贷款实行总量限制时,房地产投资者无法筹集到新的资金,导致泡沫破裂。

为什么说在产业资本主义时代,金钱不再是国家战略的王牌?

近几年,美国不动产价格暴涨,借款人采用与泡沫经济时期的日本相同的方式,以土地为抵押贷款,同时作为放贷方的金融机构也通过证券手段使自身资金不断膨胀。次级贷款是信用低的个人在购买住宅时借的高息贷款。在美国等国家,不仅是次级贷款,金融机构还往往把放贷后的债权作为担保,发行证券,并以此为抵押再次融资。银行先以不动产为担保,向房产购买者放贷,再以债权(贷款)为担保,发行证券。这就是RMBS(住宅贷款担保证券),通过此类证券的销售,本来已将资金放贷、缺乏现金的银行,又能实现再次融资。

金融泡沫崩溃

这就意味着只要银行最初拥有一定量的资金,就可以通过向不动产购买者放贷的方式使资金无限增值。事情还远不止这样。购买银行住宅贷款担保债券的多是金融机构,接着这些金融机构再以买入的债券作为担保发行新的债券,进行新的融资。这就是人称CDO(债务担保证券)的商品。也就是说,银行通过不动产融资获取大量放贷资金,同时,购买银行债权证券的金融机构再把债权证券化套现,无限地获取证券买入资金。投资资金以这种方式不断膨胀,导致货币管理机构无论如何控制货币供应量,都收效甚微,每况愈下。换言之,某种形态的金融泡沫由此产生。民间金融机构以住宅、土地等不动产为基础,开发出多种金融商品,形成信用创造。

除了住房贷款债权以外,还以各种资产为担保,构成新的金融产品,号称以此来分散、降低风险。但是,次级贷款原本就是高风险债权,它通过证券化分散风险,又重新组合成多种金融商品。正因如此,在2007年夏天以后的形势下,反而导致危机的大范围扩散。次级贷款是一种以住宅价格上升为预期,并以此为担保向没有偿还能力的穷人提供的高息贷款。原本就属于一种不合理的贷款方式。以这种贷款为担保发行的证券,是一种利息高而风险也高的金融商品。

人们把这些高风险债券和其他证券进行技术性分解和重组,创造出新的金融商品,并且宣称“风险已经被分解,没有问题”而四处销售。而且,由于其构成手法极其复杂,连买卖这些金融商品的机构和个人自身都无法了解其中真相。因此,一旦出现问题,人们会认为“和次级贷款哪怕有一点点关系的金融商品,也都是危险的”,从而没有人再敢碰这些金融产品,导致资金链堵塞、断裂。信用尽失,尚可挽回否?如此发展下去,持有不良金融产品的金融机构因无法融资,经营陷人困境。进而,向这些机构提供贷款的金融机构也陷入危机。由于经济的混乱状况超乎想象,所以,在经济状况正常时能有效化解风险的方法,也不再有效;由信用评级机构鉴定的金融产品和金融机构的信用等级不再具有说服力

为什么说在产业资本主义时代,金钱不再是国家战略的王牌?

金融机构和个人投资者中产生“信用评级完全不可信”的质疑情绪,对金融交易业务不再积极。正常情况下,的确可以用分散的方法降低风险。例如,股票和债券,经济状况正常时“债券价格下跌时股票价格上升,股票价格下跌时债券价格上升”,会出现对比性价格变动。因此在基金推广说明中会提到“通过整合股票和债券的方式来经营资产,分解、降低了风险”。但是如果经济严重混乱,使市场对企业、国家的基本状态失去信心,极易导致股票和债券双下跌。

这种状况下,分散风险也就失去了意义。金融机构之间形成了资金链条,一个问题会导致所有的金融机构都无法实现资金回流,从而导致金融系统出现整体危机。几乎所有金融市场的有关人员都承认“这次混乱的严重程度是过去十多年所没有过的”。这是理所当然的,这次危机是欧美金融机构多年来信用过度膨胀的反作用。作为信用不稳定的对策,大家都在讨论如何确定贷款债权担保的金融商品风险等级,但是其真正原因在于证券化和起杠杆作用的金融技术使金钱过度流通所产生的“金融泡沫”,事情的真相就是这种“金融泡沫”的破裂。

结语

实际上信用萎缩进程才刚刚开始。市场有关人员正在拼命地消除危机所引发的恐慌,次贷危机虽然过去几个月了,但它带来的信用动摇连锁反应暗流依然不断涌动。信用创造所产生的金融泡沫,膨胀持续了四五年的时间。在消除其过度膨胀的部分、恢复信用秩序之前,还不可能实现真正的解决。日本从泡沫经济破裂中恢复过来花费了十多年,消除这次危机导致的经济混乱也必然需要相当长的时间。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网络投稿,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芒果财经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gcj.net/251588.html
温馨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