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芒果财经首页
  2. 物联网

现阶段5G技术不成熟,运营成本高

现阶段5G技术不成熟,运营成本高H 公司常务董事、运营商BG 丁某在 2020 年中国国际信息通信展览会上也表示,中国已经建成了一个世界上规模最大的5G网络,但在用户体验、覆盖、商业闭环上与国外仍有差距。

相对于4G商用一年的高覆盖率和备受好评,5G商用一周年所取得的成绩乏善可陈。究其根源,还是5G本身就是商业概念,而非技术升级。政府、运营商都被个别厂商牵着鼻子走,在不成熟的技术上投入巨资的结果必然带来“运营成本极高”、“不易消化成本”等问题。

现阶段5G技术不成熟,运营成本高

部分官员和学者对现阶段 5G 持保守态度

虽然舆论对现阶段 5G 热炒,某明星企业家还放言“5G 应用后美国将称为落后国家”,但也不乏一些官员专家学者都对现阶段 5G 持保守态度。

不久前,财政部原部长楼继伟表示,基础设施适度超前是必要的,但有些方面过度超前,抬高了用户成本或不可持续的公共部门债务。现有 5G 技术很不成熟,数千亿级的投资已经布下,而且运营成本极高,找不到应用场景,今后消化成本是难题。

现阶段5G技术不成熟,运营成本高

2019 年 9 月 20 日,时任工信部部长苗圩在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表示,自己目前还没有使用 5G 手机。他表示,对广大用户而言,4G手机已经够用了。

工信部通信科技常委副主任、中国电信科技委主任韦乐平在讲话中指出,5G 的真正大规模商用则还有一段较长的路要走,韦乐平认为这个时间段将是 2021-2027 年。目前部署的 10 万宏基站功耗较高、能力较差,未来可能很快会被淘汰掉,这相当于是要扔掉 300 多亿的人民币。

在 2019 年 4 月 23 日的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工信部新闻发言人、信息通信发展司司长闻库指出,关于 5G 的话题,最近一段时间炒的很热,大家很关注。“近期,大家从各种各样的新闻媒体上也看到了一些消息、报道,比如说某地打通了第一个电话、某地有一个开通。这里我想说,这些仅仅是 5G 刚刚迈出的一小步。我们在工作中会发现,5G 现在大家感觉有难点。”

蔡亦钢教授认为国内 5G 报道虚假居多。蔡教授拥有 722 个批准了的国际发明专利,是贝尔实验室资深研究员,主持了 3G、4G 和 5G 网络系统及应用产品的概念设计和系统开发,曾经三次荣获“贝尔实验室发明家奖”。

在 2019 年全球智能物流峰会上,中国移动原董事长王建宙表示,目前由于手机缺乏特别的应用,所以凡是使用 5G 手机的人最主要的应用就是:测速度。“大家都在比,你看我哪测的速度。”

可以说,现阶段的 5G 并没有媒体报道中的“秒天秒地秒空气”,从上述官员专家学者的言论中,已经能够折射出现阶段 5G 存在一些问题。可以说,上述表态与此前大公司、媒体连番炒作的论断截然相反。5G 经过欧美政客、大公司、媒体连番炒作,在公开舆论上,5G 成为了“科技制高点”,成为决定国家命运的“外星科技”,个别明星企业家还声称,“5G 改变社会”,“5G 应用后美国将成为落后国家”。但实际上,现阶段的 5G 技术是不成熟的。

5G 没有但是革命性技术 只是商业概念

就 5G EMBB 场景来说,标准已经制定完成了。

首先调制这块还是没有变,太基础了,想变也变不动。

就编码来说,虽然编码被媒体炒得很火,但 LDPC 和 Polar 比 Turbo 提升非常有限。诚然,LDPC 和 Polar 是 Turbo 码之后通信技术发展的里程碑性的技术。但是由于 Turbo 码已经比较接近香农限,虽然这两个码更接近,但是对系统容量的提升已经不大,大概是 1~2%左右。

多址这块,对于 5G 三大场景之一的 eMBB 这块没有变,还是采用了4G的 OFDM。多址这块 NOMA 有很大的热度,一度被公认为 5G 的必选技术。5G 标准的早期,几乎所有的厂家都支持这个方向。但经过验证 NOMA 比 OFDM 的增益严格为零,所以回归 4G 时代的 OFDM。

组网方面,CoMP 被运营商实践证明是零增益。

多天线这块最响亮的就是 massive MIMO,号称可以成百倍地提升系统容量,从媒体上看几乎可以是 5G 的代名词。

MIMO 这个理论 1995 年提出,已经 23 年了。它所揭示的对容量的巨大提升致使它一直是学界和工业界的热点。但是这个技术一直到 4G 都不是很成功。MIMO 的问题还在于,虽然能够提高容量,但是要增加设备,有成本的,功耗也会随之暴涨。

综合来看,5G 相对于 4G 来说,几乎没有技术进步。另外,由于 5G 走的是高频扩容的路线——由于消耗的带宽成倍增加,而在低频,带宽资源非常宝贵,因此,只能选择频谱资源更加丰富的中高频。而频率越高覆盖越小,这是无线通信的基本知识。这会导致组网的成本大幅增加。

所以从技术角度看,5G 比 4G 没有诞生革命性技术,且成本会更高。

现阶段 5G 技术依靠暴力堆料提升网速

现阶段 5G 走的就是高频扩容路线,性能就是靠大带宽、MIMO 天线、高性能芯片等暴力堆料堆上去的,在效率上相对于 4G 提升不到。而暴力堆料又导致功耗问题。因此,一些厂商又提出低频 5G 方案,以阉割的方式降低功耗。但这又带来一个问题,那就是这种低频 5G 方案网速和 4G 相差无几。

相对于中频 500 兆左右的带宽,以及高频 1000 兆以上的带宽,低频的带宽只有几十兆,和 4G 的带宽差不多,天线则基本就是 4G 的规格。这种为了降低成本和适应 700Mhz 搞阉割,就导致阉割之后的 5G 性能和 4G 差不多。

从实践上看,广电就在 700M 低频上部署这种低成本、低功耗组网模式,消耗 40M 带宽,理论下行网速为 220—440Mbps。爱立信在 20MHz 带宽、2T2R 情况下,5G 终端实测下载速率为 163Mbps。

中国广电与 H 开通了全国首个基于 700M 的2×30M 频谱带宽的 5G 基站,可实现 300Mbps 的 5G 网络下行速度。

作为参照,早期的 4G Cat 4 标准理论下行网速为 150Mbps,4G Cat 6 标准理论下行网速为 300Mbps,4G Cat 12、Cat 13 标准理论下行网速 600Mbps,联通在雄安 4G 实测网速则达到 1.2Gbps。

现阶段5G技术不成熟,运营成本高

也就是说,广电的低频 5G 相当于重复建设一个满血版的 4G Cat 6,虽然比现在大家用的阉割版 4G 要强,但广电 5G 与韩国、香港地区的 4G 网速相比没有多少优势,对比雄安的 4G 而言则处于劣势。

可以说,现阶段 5G 技术是不成熟的,是非常尴尬的。高频扩容路线会导致巨大的功耗、覆盖、成本问题,而低频 5G 方案虽然能够降低功耗,提升覆盖,但又与 4G 的网速相差无几,等于是重复建设一张 4G 网络。

由于当下的舆论大环境,虽然运营商公布的测试数据已经揭露了现阶段 5G 的真实水平,但经过媒体和企业炒作后,很多网民往往会把正常的观点划归为阴谋论,这是不正常现象。

5G 基站若达到 4G 覆盖水平 电费是三大运营商利润 1.5 倍

虽然媒体和企业把 5G 吹上天,但从运营商公布的数据看,5G 还是存在一些短板的,其中最大的短板就是功耗、成本和覆盖。

以覆盖来说,当下 5G(中频)基站的覆盖只有 200 至 300 米,由于覆盖太差,一些通信厂商呼吁清理 2G、3G 频谱,用低频部署 5G 以提升覆盖。

就成本来说,当下的 5G 基站是 4G 基站的 3 倍。

就功耗来说,5G 基站是 4G 基站功耗的 3 倍左右。中国移动董事长杨杰就在 GTI 国际产业峰会表示,“当前 5G 基站价格是 4G 基站投资的 2 倍,功耗约为 2.5-3 倍”。

现阶段5G技术不成熟,运营成本高

中国电信技术创新中心副主任杨峰义指出,5G 基站典型功耗在 3500 瓦左右。同样覆盖目标情况下,5G 基站数量将达到 4G 的 3-4 倍,这样 5G 移动网络的整体能耗将是 4G 的 9 倍以上。

从运营商公布的数据看,一个标准的 4G 基站满载耗电量大约在 900W 至 1000W,而 5G 基站则达到 3600W 至 3800W。功耗倍增导致电费倍增,按照中国电信技术创新中心副主任杨峰义指出的“5G 移动网络的整体能耗将是 4G 的 9 倍以上”来计算,要实现同样的覆盖,5G 网络整体能耗将会是 4G 网络的 9 倍以上。

杨峰义表示,2018 年全年三家运营商的移动基站共耗电约 270 亿度,总电费约 240 亿元,“在同样覆盖情况下,5G 网络的能耗将达到 2430 亿度,电费将达到 2160 亿元。”

根据 2019 年财报,三大运营商营收总和为 1.4 万亿元,总利润为 1384 亿元。换言之,就是 5G 基站的功耗会达到三大运营商的总利润的 1.5 倍。

正是因为 5G 技术本身就是疲软的,只是商业概念,因而与 4G 形成了鲜明对比。在 5G 商用 1 周年后,暴露出成本、功耗、覆盖、应用四大问题,联通还搞 5G 基站智能休眠了降低成本,推广完全仰仗政治任务。而 4G 商用时运营商积极性很高,在 1 至 2 年就实现了覆盖。

现阶段5G技术不成熟,运营成本高

联通 5G 基站定时休眠降低运行和维护成本

最近,受大环境和后疫情时代拉动经济的影响,全国各地上演了轰轰烈烈的 5G 基站建设工程。在实践中,虽然设备商赚了大钱,但现阶段的 5G 技术并没有改变社会,反而使个别运营商不堪重负,中国联通还宣布,采用全新的方式来节省 5G 基站耗电量,那就是对 5G 基站进行分时段休眠,联通将会在每天(21:00- 次日 9:00)时间段内,根据实际的 5G 基站负荷情况,对 5G 基站进行智能化关闭。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根源还是现阶段 5G 技术不成熟,标志着 5G 暴力堆料方案未通过实践的检验。

联通之所以这么做,主要是因为 5G 功耗太大,运维成本太高。

据中国联通在洛阳的实地试行的数据显示,空载状态下全时段开启 AAU 深度休眠功能后,单个 A9611 型号的 AAU 每天将节省电费约 6.09 元、单个 A96331A 型号的 AAU 每天将节省电费约 5.61 元、单个 A9622A 型号的 AAU 每天将节省电费 3.11 元。

以一个 5G 基站配置 3 个 AUU 计算,平均每基站每天能节省 15 元,当前 20 万个基站每天就能节省 300 万元,一年能节省近 12 亿元。如果以 100 万个 5G 基站的建设量计算,联通一年可以节省电费 60 亿。根据联通 2019 年财报,全年利润也就 113 亿,节省的电费可以达到全年利润的 53%。

从这些数据可以看出来,联通为何要搞 5G 基站定时休眠了。

5G 杀手级应用有待探索

5G 所谓的 1 毫秒的时延也是话术,这里所谓的毫秒级时延只是空口时延。一般光纤一、二千公里就有 5ms 了,整个系统的响应时间是做不到 1 毫秒时延的。对于工业应用来说,最靠谱的还是有线网络。未来工业应用中有线、WIFI6、5G 都有应用场景,而且考虑到有线网络的可靠性、稳定性和低成本,未来很有可能依然是以有线网络为主,WIFI6、5G 为辅(目前有线网络工业应用中占比超过 97%)。

5G 杀手级应用还有待探索。大量 5G 概念都是偏向噱头的东西,所谓四大类应用、13 大场景,不少场景在过去十多年里反复炒冷饭。远程医疗等概念从 3G 时代就开始炒作,无非是 4G 时代炒作一次,5G 时代又继续炒作。

对于炒作 5G 远程医疗,一位行业人士评价:连续看了多年这种宣传,都快看吐了,实在忍不住,吐个槽:1)电信号 3000 公里的传输就需要 10ms, 空口的 1ms 真的不是问题。2)根据不同的分辨率,一幅视频图像的编解码时间要远远大于通信传输时间。3)这种接近静态的低速操作 1mm/s,数十 ms 级传输的时延带来的误差几乎可以忽略,主要是视频编解码的时延和对端执行机构对远程命令的反应时间。

如楼继伟所言,数千亿级的投资已经布下,而且运营成本极高,找不到应用场景,今后消化成本是难题。楼的公开表态已经说明了上位者对当下现阶段 5G 到底是什么情况是了解的,而且现阶段 5G 在功耗、成本、覆盖和应用方面的问题短期内看不到解决的希望。有行业人士评价,5G 基站建设很可能会停留在 100 万站的规模,在功耗、成本、覆盖和应用四大问题没有解决前,不会再盲目扩张了。

5G 发展应当实事求是 循序渐进

我国 4G 建设从 2013 年起到现在经历 7 年投资,数千万的 4G 网络建设投资尚未完全收回,5G 的投资周期只会比 4G 更长,俄罗斯四大运营商也表示,5G 成本太高,20 年都未必能收回成本。

当下,大规模建设 5G 只会加重运营商的负担,提升话费月租加重消费者的负担,少数厂商可以通过绑架政策的方式,将运营商变成自己的现金奶牛,进而向消费者征收“5G 税”。从数据上看,韩国 5G 用户的 ARPU 值比 4G 增加 37%,在 5G 建设开始后,国内运营商一方面降低 4G 网速,另一方面则取消了 4G 无限流量套餐,并开始提升 ARPU。

正如楼继伟所言,现有 5G 技术很不成熟,大规模推广这种不成熟的技术,几乎就是星球大战的翻版,花了数千亿做了一个不成熟且缺乏应用的通信网络,少数厂商大获其利,用户为此买单。

就实际用户体验而言,由于 5G 覆盖近,信号易受外界因素影响,仅在少数城市城区有较好覆盖,像杭州这样的城市,很多地方 5G 覆盖也不行。一位网友就表示,5G 手机会自动连接 5G,手机显示微弱 5G 信号,网速很慢,旧手机用 4G 网络能顺利打开的网页或 APP,换了 5G 手机后反而卡的一塌糊涂,新手机又不能关闭 5G 使用 4G 网络,结果原本日常可以刷手机的场景,换了 5G 手机后,只能看别人刷手机。

现阶段5G技术不成熟,运营成本高

事实上,现阶段 5G 的网速用 4G 载波聚合也能做,香港移动的 4G 网速就和 5G 差不了多少。根据 H 公司常务董事丁某的介绍,我国 5G 的平均数大概只有 270Mbps,相比之下,韩国机构测试的 4G 平均下载网速为 158.53 Mbps。

我们完全可以一方面小规模建设 5G 完善技术。另一方面升级 4G,使其达到现阶段 5G 的水平。一些经济不富裕的第三世界国家就是这么做的,只不过这种做法相对来说性价比较高,比较省钱,一些厂商无法像推广 5G 那样赚大钱,因而不被利益集团所选择。

在当下强调节约(光盘)的大背景下,更应当精打细算,节省资金,不能像过去那样花钱了。因而有行业人士分析,5G 基站建设会停留在 100 万站。

当下,5G 技术存在两个问题:

一是技术不成熟,存在覆盖、功耗、成本三大问题。

二是缺乏杀手级应用,导致 5G 无用武之地。

在 5G 热炒的当下,5G 耗电的确是个死结,暂不论 5G 设备和电力等辅助设施改造巨额投资何时能回收成本。光耗电一项就是运营商头疼的难题。月套餐高了,会吓跑 5G 潜在用户,套餐月费少了,企业要逐利,找不到利。国家能够给一些补贴,但补贴终究是有限的。

就应用上看,现阶段 5G 建网仍然复制服务消费者用户的 4G 经验,追求大规模的一次性连续覆盖,等于是运营商给特定设备商输血,通过增加投资短时间拉动 GDP,但其市场后果必然是用户使用率低下、设备空转、运维成本高企。运营商财务状况恶化后必然把问题转嫁到下游供应商,使行业恶性竞争加剧,损害通信行业的长期健康发展。

现阶段5G技术不成熟,运营成本高

当下,解决的思路方针应该是实事求是,承认现阶段 5G 的不足,而不是鼓吹“5G 秒天秒地秒空气”,循序渐进的发展 5G。

一方面在特定行业(To B)或特定区域(人流高密度车站、综合体等)按照需求分步骤小规模试点 5G,在试点中改进,实现螺旋式提升。

另一方面对 4G 基站进行升级,搞载波聚合把 4G 网速提升到 1.2Gbps 水平。

当 5G 实现技术突破,解决覆盖、功耗、成本、应用四大问题之后,再进行大规模建设。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网络投稿,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芒果财经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gcj.net/13700.html
温馨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