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芒果财经首页
  2. 新金融
自链星球

耶伦的新金融多边主义

来源:新浪财经

意见领袖丨Project Syndicate

本文作者:帕奥拉·苏巴奇,伦敦玛丽女王大学国际政策研究所国际经济学教授

耶伦的新金融多边主义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已经在以各种一年前想都不敢想的方式行动起来。在前总统特朗普治下,作为这两个机构主要股东且拥有否决权的美国,除了偶尔滋扰一下之外,在塑造两者政策方面几乎无所作为。而如今美国正牵头协调它们的角色以协助落后国家应对新冠危机。

带头实施这一做法的是美国财政部长珍妮特·耶伦。在上个月写给G20集团财政部长的一封信中,耶伦指出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可以在这场疫情造成的“健康和经济双重危机”中独自“宣布获胜”,并补充说“这是一个为行动和多边主义而生的时刻。”

耶伦这封信可能并不像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克里斯塔利娜·格奥尔基耶娃(Kristalina Georgieva)所鼓吹的那样标志着一个新“布雷顿森林时刻”的发端,但确实标志着对特朗普鲁莽失职行径的快乐告别,同时也确实尝试去实施曾遭特朗普政府反对的真正行动:补强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的工具箱,包括基金组织的优惠贷款机制,以及对其储备资产(特别提款权)实施新的分配以增加低收入国家的流动性。

这些低收入国家当然是需要帮助的,尤其是因为新冠危机导致它们的大量债务偿付严重恶化。当然G20集团也已经制定了一个双管齐下的办法来帮助重债国。首先,它正在通过“暂缓最贫困国家债务偿付倡议”提供临时债务减免——有效期到今年6月,而且可能会延长;其二,它计划通过《缓债倡议后续债务处理共同框架》来改善债务的可持续性。

但这种支持需要被进一步扩大。所幸美国如今放弃了对新特别提款权分配的抵制,G20集团也已经同意让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制定一个特别提款权分配方案。

特别提款权的价值基于一篮子货币(美元、欧元、日元、人民币和英镑)。虽然它并不具备货币的功能,但可以被兑换成可以自由使用的货币。

但特别提款权本身并不是为帮助低收入国家而设计的,相反它的目的是(在美元还能直接兑换成黄金的时候)补充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成员国的官方储备和解决流动性问题。

因此每个国家在某次分配中获得的特别提款权份额将由其基金组织配额决定。在这一制度下G20集团国家将获得68%的特别提款权分配,其中美英和几个最大的欧盟经济体将获得高达48%的配额,而贫穷国家只能获得3.2%的配额。

换句话说,特别提款权往往会被分派给那些最不需要它的国家,而低收入国家则更有可能将其获得的特别提款权兑换成可自由使用的货币。

有鉴于此,耶伦已经暗示愿意考虑潜在的解决方案。例如G20集团国家可以将它们不需要的特别提款权用于支持低收入国家经济复苏,而这也可以为建立一些基于特别提款权的基金开辟道路。

但正如目前担任G20集团轮值主席国的意大利所主张的那样,就算在现行分配制度下,分配基金组织当前100%可调用配额的特别提款权也能为那些最贫困国家带来约152亿特别提款权,这比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通过减贫与增长信托基金提供的年平均优惠贷款额(12.5亿特别提款权)还要多。

此外特别提款权不会附加任何条件,因此耶伦动用特别提款权的主张实际上是承认了灵活无条件的流动性——而非优惠贷款——才是最终的安全网。同时她还强调了健全治理和建立共享参数的必要性,从而加强了特别提款权交易所具备的透明度和问责制。

这会使我们将目光转向一个长期被刻意忽视的重大问题:各国将如何使用特别提款权?是否应该允许它们将其用于偿还双边债务等行为?在这种情况下这种多边资金最终可能会使中国这类双边债权人受益——耶伦的前任史蒂文·姆努钦(Steven Mnuchin)曾就此发出过警告。

要回答这些问题就需要作出更大范围的努力去堵塞当前多边金融体系中存在的大量漏洞——这些漏洞往往会逼得那些有财务需求的国家无法去选择一些良好的财务选项。为此低收入国家往往不得不转而求助于负担沉重的双边贷款,并受制于私人债权人和中国国有银行这类混合实体。这造成了不同类型债务和不同类型债权人之间的严重不对称状况。

如果要解决这些问题就必须向有需要的国家提供多边金融工具。此外G20集团必须采取更有力的行动去改善债务可持续性,协调国际行动,并在双边债权人(尤其是中国)和低收入债务人之间促成公平的借款交易。

好消息是强调治理、灵活性和可用性的耶伦似乎认识到了国际金融架构的缺陷。我们也希望她能继续带领大家迈向解决这些问题的新金融多边主义之路。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网络投稿,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芒果财经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gcj.net/128898.html
温馨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