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芒果财经首页
  2. 新基建
  3. 5G

因为这两大原因,华为宁肯卖掉5G技术,也要保住手机业务

自从荣耀品牌剥离华为后,市场上关于华为将出售手机业务的传言就顺理成章出现。近日,这事终于有了一锤定音的答案,华为创始人、CEO任正非接受采访时表示,“我们可以转让5G技术,但绝不会出售终端手机业务。”

众所周知,5G技术是国家之间科技竞争的制高点之一,为何在任正非眼里,其反而不如终端手机业务重要?

因为这两大原因,华为宁肯卖掉5G技术,也要保住手机业务

01流水的无线通信技术

对无线通信技术发展历史稍作复盘,就会发现这是一个竞争异常激烈的赛道。

1G时代,摩托罗拉称王,2G时代,欧洲的爱立信、诺基亚为大,3G时代,名不见经传的高通公司通过押注CDMA逆袭,4G时代,华为、中兴挤入玩家圈子,5G时代,华为暂露头角。

可见,5代无线通信技术的演进,参与竞赛的玩家中,没有谁能始终稳坐铁王座,“皇帝轮流做,明年到我家”是常态。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每一代无线通信技术都是对前一代的颠覆,1G采用模拟技术,2G则变成数字通信。技术颠覆不仅仅表现在技术淘汰上,还体现为功能更加复杂、丰富,1G只能打电话,2G在打电话的基础上,可以发短信,到4G则语音、互联网可以一起上,5G时代则不仅是联人,而是万物互联。

因为这两大原因,华为宁肯卖掉5G技术,也要保住手机业务

无线通信技术每一次换代,玩家就会重新洗牌,对一个国家来说,这不算什么,只要有本国企业还在赛道上就万事大吉,但对一家企业而言,却意味着拽在手中的无线通信技术是有保质期的,这个期限基本为10年(无线通信技术的换代基本以10年为一个周期),过了这个保质期,能否继续领先行业还是未知数。

行业竞争如此激烈,研发投入不仅一个都不能少,还必须是高强度的,但即使如此,能最终胜出的公司依然是凤毛麟角。纵观高科技行业发展史,一个显著的特点是,很少有公司能保持10年以上的竞争优势,超过50年仍能保持行业领先地位的,目前也仅英特尔、德州仪器等屈指可数的公司。

简单说,高科技公司不‘作(研发)’就是等死,‘作’了也容易死。对华为而言,5G时代跑到了头排,但6G时代谁知道呢?

相反,终端手机等消费者业务,虽然市场竞争同样激烈,但只要成功打造出品牌,进入头排位置,不作就不会死。在消费市场,超过50年的品牌比比皆是,百年老店也不稀罕,从欧美的Prada、可口可乐、雀巢,到中国的全聚德等,一抓一大把。

技术竞争的不确定性和消费市场的确定性,使得终端手机相比5G技术更香。

02终端手机有多重要?

在市场价值的含金量上,终端手机也超越5G。

华为的5G技术的绝大部分用户是联通、移动这样的通信运营商,这些居于B端的行业客户的突出特点是,体量庞大,个个都是国之重器,但数量极少,每个国家都是个位数,中国有电信、联通、移动三家,日本主要也是三家,美国看起来热闹些,有10多家,但主要的移动通信运营商只有AT&T和Verizon两家。

客户少而实力强大,意味着对华为等通信设备制造商议价能力强,市场空间也有限。统计表明,我国5G无线基站主设备市场的容量超过6000亿元人民币。这6000亿元的蛋糕看起来很大,但平摊到2019年到2025年(具体见下图)的7年时间,加上还有诺基亚、爱立信、中兴等对手抢食,能到华为盘子中的蛋糕也不算很多。

因为这两大原因,华为宁肯卖掉5G技术,也要保住手机业务

中国的5G基站设备市场算是全球数一数二的,其他国家的市场相比之下,打个五折很常见。而且通信设备一般10年才迎来大更换周期,典型的周期行业。

相反,终端手机业务面对的消费市场就没有上述弊端:

智能手机一般不到2年一换新,更换频率至少是通信设备的5倍,很少有周期波动;智能手机的客户群体是数十亿人,市场容量每年数千亿元人民币,加上周边设备市场,容量达上万亿,天花板比通信设备市场高得多;通信设备市场,运营商的议价能力强于制造商,智能手机市场,买的不如卖的精,厂商掌握话语权,这几年国产手机份额上升后,涨价速度不逊于苹果,因此在智能手机市场赚钱相对通信设备市场容易;通信设备市场类似于一锤子买卖,运营商买了设备制造商的产品,基本不会买增值服务,智能手机用户不仅在硬件上花钱,购买/安装软件、点击广告也会产生盈利,厂商的获利链条更长。终端手机和通信设备两个市场的差距,已经在华为的经营数据中体现得淋漓尽致。根据华为年报,运营商业务(通信设备)收入从2010年的1458亿元人民币,增加到2019年的2966.89亿元人民币,9年增长了103.5%,看起来不错,但在终端手机挑大梁的消费者业务面前完全不值一提。消费者业务在2010年的收入为309.14亿元,到2019年已经膨胀到4673.04亿元,增长了14.12倍。具体数据见下图。

因为这两大原因,华为宁肯卖掉5G技术,也要保住手机业务

翻翻华为历年年报就会发现一个有意思的现象,通信设备业务收入的同比增长,绝大部分是个位数,通常在5%以下,终端手机业务每年增长率却达到两位数,两者的增长差距在10倍左右。如果没有终端手机业务,华为的体量仅比对手(爱立信2020年的销售收入大约是1806亿元人民币,诺基亚同年销售收入大约为1706亿元人民币)们多出一个身位。加上终端手机业务后,华为才成为一个忽视的选手。

从企业经营的角度来说,5G技术确实不可或缺,它是华为立足市场的根本,但要论成长空间,还是终端手机业务更为重要,它不仅是华为的现在,也是华为的将来。经营企业的目的是获利,从获取利润的角度看,终端手机显然比5G技术表现更出色,这大概也是任正非说的,宁肯出售5G,也要保留终端手机的原因。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网络投稿,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芒果财经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gcj.net/101616.html
温馨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